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侦探柯南 > 章节目录 第1021章 鹰取严男:气炸!

章节目录 第1021章 鹰取严男:气炸!

 热门推荐:
    夜里,月明星稀。

    七辆越野车陆续顺着山道行驶,停在一处占地颇大的方形水泥建筑前。

    皎洁月光下,七个穿着西服、戴着墨镜的男人先下了车,分散开在附近警戒。

    其中一个欧洲面孔的男人下车时,就警惕观察了附近,转头对车里后座的人道,“boss,附近没有可疑的人。”

    正南方向森林间,一把狙击枪隐在高大树木的树冠中,瞄准镜锁定了男人。

    “琴酒,我看到kk的保镖了……”

    基安蒂压抑着心里的兴奋,对耳机那边低声汇报,“应该是擅长侦查那一个,如果一会儿他往我这边跑,就交给我吧!今晚还真是个适合狙击手野外伏击的好天气,能够把他脸上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耳机那边,水无怜奈调侃道,“基安蒂,今晚的目标人数这么多,没人跟你争,不过你也最好小心一点,不要被人一拥而上给撕碎了。”

    基安蒂自信满满又带着杀意道,“在他们冲到我面前之前,早就被狙击枪子弹打爆脑袋死透了!”

    另一棵树上,科恩声音沉闷道,“还有我和斯利佛瓦。”

    请别无视他们,队友,注意重视队友。

    不过很显然,周围一圈的外围成员,也完全被科恩无视掉了。

    东面的森林里。

    水无怜奈一身黑色连身皮衣,戴着挡了大半张脸的鸭舌帽,背靠着一棵大树,右手紧握的枪已经开了保险,转头问道,“那么琴酒,等他们进去之后就动手吗?”

    树木投下的阴影中,琴酒坐在一块石头上,侧头盯着放在手边的笔记本电脑,“等拉克的消息。”

    水无怜奈微微扬了扬眉,“拉克?他也来了?”

    “拉克已经潜入到地下一层去了,”伏特加得意笑道,“等库拉索把资料都带出来,他就会把消息传出来,我们就可以行动了!”

    水无怜奈忽略了伏特加不知源于何处的得意,默默思索。

    情况不对劲。

    潜入里面观察情况是行动里最危险的一环。

    首先,如果对方集体撤进地下一层,在里面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抓住或者杀死。

    其次,现在方形建筑里一层西北面、西面都有炸弹,地下一层也有,要是行动时出了意外,很可能被组织放弃,直接引爆炸弹给埋了。

    以前拉克往自己水里加错了东西、差点把自己给弄死那一次,琴酒的反应很剧烈,她还判断出‘拉克对组织很重要’、‘拉克在那一位心里地位很高’以及‘琴酒跟拉克交情很深’这三个可能。

    要是这样,琴酒不应该让拉克潜入进去。

    要知道爱尔兰威士忌就杵在他们身边,这也是个潜入的好选择。

    从开始到点埋伏到现在,她都能感觉到爱尔兰和琴酒之间不太和谐的微妙气氛,只是没有撕破脸而已,对于琴酒来说,让爱尔兰去涉险不是更好吗?

    让拉克去……

    是那一位或者琴酒想弄死拉克?

    还是琴酒出于局势考虑,觉得拉克潜入更合适、相信拉克的能力,所以公正无私地选择让拉克去?

    或者琴酒出于局势考虑,觉得拉克潜入更合适、相信拉克的能力,并且不想被爱尔兰说闲话,所以才公正无私地选择让拉克去?

    一旁,爱尔兰威士忌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运动式紧身衣、宽松的运动裤,怎么方便活动怎么来,双手抱臂,靠树站着,看起来很闲适,“他那边不会出问题吧,琴酒?炸弹遥控也在他手里,一不小心计划可就全乱套了。”

    他就是想隔应琴酒。

    琴酒能让拉克自己去安装炸弹、还把爆炸遥控交给拉克,连行动开始的时间安排也交过去了,那还真是难得,说什么他也要阴阳人一下。

    至于说这种质疑的话得罪拉克?

    先不说他不了解拉克能力怎么样,质疑是合情合理的,就从个人方面,他对拉克也没好感。

    皮克斯死后,他就听那一位说过,会把皮斯克以前一个不用的训练场交给拉克,让他不要过去了,他当时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想争取把训练场和皮斯克留下的其他东西拿过来,没想到拉克把训练场给炸了。

    这种像是踩着皮斯克骨灰跳舞的行为,他想到拉克心里能舒服?那也是个混蛋!

    还没有等琴酒开口,跟基安蒂、科恩待在南面森林里的鹰取严男心里顿时冒火,冷声道,“要是你不放心,可以换你进去。”

    他家老板是蛇精病了一点,但能力没话说,不是谁都能质疑的。

    现在为了行动,他家老板可是身处最危险的位置上,这时候还阴阳怪气,像话吗?

    他还没死呢,有本事再跟他过过招啊混蛋。

    他,气炸!

    水无怜奈默默观察。

    好吧,既然炸弹遥控器在拉克那里,那琴酒或者那一位想拉克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爱尔兰没有跟鹰取严男碰过面,自然也不知道曾经用照相机拍过他的就是那边的‘斯利佛瓦’,不过一看鹰取严男的态度,也能猜出这不是琴酒的人就是拉克的人,至少是跟那两人关系好的人,毫不客气地回敬,“哦?我倒是不介意进去蹲守,说不定还能跟那个柔道高手过过招……”

    ……

    方形建筑,地下一层。

    密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中,一台外形酷似平板电脑的机器亮着灯,照亮穿着黑色连身皮衣的女性人影。

    女人一头波浪卷银发,用发圈束在脑后,双手戴着黑色皮手套,不断伸手拿过一旁架子上的文件夹,在灯光下快速翻动一遍,紧接着,又把文件夹里的纸页一页页按在机器亮屏的一页,全部扫描一遍后,抽出其中一两张纸页,其余又放回架子上,继续下一份文件……

    池非迟站在后方,盯着库拉索忙碌,顺便听着通讯耳机那边的交谈。

    他这边是闭麦了,但外面那些人说什么他能听到。

    今晚之所以让他进来,是因为他脚步轻、身手好、有黑牌做暗器,还能‘群鸦风暴’来扰乱敌人视线趁机攻击,这些琴酒早就知道,不用担心他栽了。

    那一位也同意有一个人进来跟库拉索一起行动,确保资料不会被动手脚。

    由于这些资料后续会被组织用去威胁勒索或者做别的事,关系到组织以后的行动,必须保证资料没问题,同样也不能随便找一个人进来跟库拉索一起接触资料。

    至少,要那一位、琴酒或者朗姆三人中某一个人信得过的人。

    他目前的‘信任值’依旧不低,再加上本身能够应付危机,很适合做潜入这里配合库拉索窃取情报的人。

    而参与行动计划制定的琴酒和朗姆也提出了——炸弹由他进来装,遥控器让他拿着,行动开始的时间也看他这边的情况来定。

    虽然想弄死他的话,那两个人完全可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放炸药,但这样表态的话,他多少能放心一点。

    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想过让爱尔兰威士忌来。

    行动通讯频道里,外面一群人还在沟通。

    琴酒:“哼……你现在想进去也晚了,还不如等会儿瞄准一点。”

    爱尔兰:“是啊,那你下次要记得把我安排进去,瞄准的事你大可不用操心,堵在这里,出来一个我能解决一个……”

    水无怜奈:“爱尔兰,不打算给我留一个吗?”

    基安蒂:“喂喂,他们像羔羊一样从正门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吧?基尔,你不是应该让我给你们留一个吗?”

    地下一层的房间里,库拉索把最后一份文件扫描传真出去,停了下来,转头对身后顶着拉克易容脸的池非迟道,“拉克,我这边完成了,外面的支援到了吧?”

    “早到了,精神得很。”

    池非迟吐槽一句,打开关闭的麦克风,用嘶哑声音对那边道,“库拉索这边完成了。”

    那边,已经从‘谁进去’这个问题讨论到‘哪个人头归谁’的一群人静了一瞬。

    鹰取严男:“……”

    原来老板在通讯频道里啊。

    基安蒂:“……”

    她有点好奇,拉克刚才有没有听到刚才爱尔兰的质疑……

    科恩:“……”

    不会打起来吧?那会很麻烦的。

    水无怜奈:“……”

    替爱尔兰尴尬两秒钟。

    爱尔兰:“……”

    可领!

    哼!尴尬?不存在的。

    就算这混蛋在他面前,他也还是会那么说。

    琴酒早就知道池非迟在行动小队的通讯频道,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想那么多,“基安蒂,人进去了吗?”

    “等等……”基安蒂也没再多想,用望远镜观察着门口的情况,“kk让两个保镖去附近查探情况了,是擅长侦查的那个和擅长安保布置的那个,拉克,你们潜入的时候应该把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吧?”

    “这个不用担心。”池非迟嘶声回完,按了耳机上的按钮,闭了麦,“库拉索,再等等,人还没进来。”

    “ok!”库拉索拿出手机,没急着发邮件,看着对面金发碧眼、脸颊长着小雀斑的年轻男人,“我给朗姆发邮件说一声,另外,扫描传真的机器不方便带出去,你一会儿就帮忙清理一下吧。”

    拿手机要说清楚,以免拉克神经紧张。

    池非迟点了点头,继续听耳机那边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