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 月亮有你一半圆 > 章节目录 第3章 迎新晚会

章节目录 第3章 迎新晚会

 热门推荐:
    姜思思挂了电话,立刻爬下床,打开小台灯,拿出迎新晚会节目报名单,在栏目那里,填上了“唱歌”,然后立马把报名单送到了隔壁寝室的副班长手里。



    回来的时候,梁婉已经睡着了,只有林小圆小声问她:“你真的要参加啊?”



    “对啊。”姜思思一边爬上床,一边说,“听说还有综合学分加呢,你要不要也报个名?”



    黑暗中,林小圆摇头,“我什么都不会,从小也没学过什么才艺。”



    “我也没学过啊。”姜思思说,“就是自己瞎唱呗。”



    你一言我一语中,寝室渐渐归于平静。



    第二天军训结束,班长通知姜思思去学校艺术团报道。



    艺术团办公室里,只有关语熙一个人,她正在用电脑录入资料,抬头看了姜思思一眼,说:“思思,你先等等啊,我在忙。”



    姜思思安安静静地等了十分钟,关语熙终于合上了电脑,转头看着姜思思。



    “你想表演个什么节目啊?”



    姜思思说:“独唱可以吗?”



    “独唱……”关语熙上下打量着姜思思,“不好意思,独唱名额已经满了。”



    姜思思:“那怎么办?”



    关语熙扬起笑脸,“这样吧,你跟我合唱,我正好缺一个伴儿呢。”



    姜思思几乎没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



    关语熙笑着站起来,“那明晚见哦!”



    “好的。”姜思思也笑着说,“那我先走了。”



    “我跟你一起下去吧。”关语熙拿起自己的包,旁边放着一沓报名表,最上面的就是姜思思的,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对了,你跟邢意北是高中同学是吧?”



    姜思思点点头。



    两人慢悠悠地下楼。



    关语熙似不经意地问:“邢意北高中也是这样吗?”



    姜思思:“什么样?”



    关语熙想了半天措辞,最后说:“我看她好像没什么女性朋友。”



    姜思思怎么想,都觉得她这话有点儿意思。



    怎么没有了?这不是正摆着一个吗?



    思来想去,姜思思说了一句“算是吧。”



    关语熙不再说话,低头看着手机。



    ……



    又下了两场雨,痛苦不堪的军训结束了,迎新晚会也即将到来。



    姜思思每天见缝插针地去排练,忙得瘦了一斤,差点儿没高兴死她。



    这天,姜思思换上一身黑色连衣裙去大礼堂进行最后的彩练。



    大礼堂的座位上坐了许多学生会的人和看热闹的人,喧闹纷杂,姜思思在台上试音响试话筒,忙得满头是汗,而关语熙坐在一旁,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看看彩排进度。



    “思思啊,你以前有过登台表演经验吧?”



    关语熙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从她第一次跟姜思思排练就发现这个人唱歌还真的挺好听的,声音清澈,虽然比不上专业的,但在普通人里绝对算好的。



    最重要的是,姜思思台风稳,一点不紧张,肯定不是第一次登台。



    姜思思不暇思索地说:“对呀,我高中常常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



    关语熙拿出口红补妆,轻笑了声,“那你挺自信的。”



    说完,关语熙动作顿了下,又补充道,“自信是好事。”



    姜思思觉得她还不如不打补丁。



    关语熙肯定觉得她这种人平时不敢上台表演吧,但她说的不错,姜思思确实挺自信的。



    她的自卑只给了一个人而已。



    关语熙补好妆,接过姜思思递过来的话筒,用纸巾擦了擦,正要起身,一个男生跑上台来,给关语熙递了一瓶水。



    关语熙朝男生笑了笑,待男生下去,她顺手就把水放在了一遍。



    姜思思注意过,这是关语熙收到的第三瓶水了,她每瓶都只喝了一点点。



    姜思思摸了摸喉咙,自己也渴啊,现在上哪儿去找水啊。



    姜思思到处看了一眼,确定没有熟人,只能悄悄给邢意北发消息。



    「姜思思」:老大,您现在得空吗?



    「老大」:有屁就放。



    「姜思思」:如果我现在麻烦您给我送一瓶水到大礼堂,您觉得我有这个荣幸吗?



    「老大」:几点了还没睡醒?



    姜思思悻悻地放下手机,自己默默地多咽几口口水。



    十分钟后,姜思思和关语熙分别去到舞台两头,随着音乐的响起,两人慢慢走出来,开始唱歌。



    刚刚在舞台中央站定,姜思思就看到邢意北从大门走了进来,在后排的座位坐下。



    即便是逆光的身影,姜思思也能一眼将他认出来。



    那一刻,姜思思感觉自己唱歌的声音都飞扬的起来。



    喉咙得救了!



    一曲结束,姜思思几乎就要飞奔向邢意北,但身后一个女生叫住她,让她帮忙挪一下音响。



    姜思思无奈,只能吭哧吭哧地搬音响。



    而另一边,关语熙已经款款走向邢意北。



    她打算在邢意北身旁坐下,看到座位上有一瓶水,于是问:“这是你的水吗?”



    邢意北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把水拿过来放在自己腿边,又拿起另外一瓶喝了一口。



    关语熙又问:“你觉得今天这个节目怎么样啊?”



    邢意北笑了笑,“不错。”



    关语熙笑得眯了眼睛,“看到你没回我消息,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这时,姜思思已经搬完音响,来到了观众席。



    她额头有汗,走过来时还喘着大气儿,没注意到一旁的关语熙,对邢意北说道:“老大今天真给我面子啊,还真把您请动了。”



    关语熙笑容僵硬在嘴边。



    偏偏这时,姜思思一把抓起邢意北手旁的矿泉水,二话不说就灌了起来。



    邢意北倒是没什么反应,关语熙坐在一旁,面色难看地盯着姜思思。



    姜思思猛喝了一大口,终于解了渴,却发现关语熙面色不对劲。



    “怎、怎么了?”



    邢意北从另一边拿起一瓶矿泉水,“这才是给你买的,你手里喝的,是我的。”



    姜思思:“……”



    她把矿泉水扔进邢意北怀里,“不好意思咯。”



    心口却在砰砰跳。



    邢意北什么都没说,拿起属于自己的矿泉水,站了起来。



    “走不走?”



    姜思思见邢意北没介意,拿起另一瓶矿泉水,跟着走了出去。



    “来了来了,老大今天请吃饭啊?”



    “做梦。”



    留关语熙一个人坐在原地。



    姜思思走了几步,又想起关语熙,回头说:“学姐,我们明天是早上九点到场吗?”



    关语熙扯出一个笑,“是的。”



    姜思思:“好的!”



    她看着邢意北和姜思思走向大门,在他们身影消失前,邢意北拿起手中的矿泉水,喝了一口。



    关语熙皱了皱眉,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



    ……



    邢意北又带姜思思去吃火锅,点了一大桌子菜。



    姜思思觉得自己瘦不下来,绝大部分原因都在邢意北,但她还是很没骨气地吃了个底朝天。



    日常散步消食中,姜思思远远看着前面走的人有点像关语熙,于是刻意放慢了脚步。



    邢意北侧头看她一眼,“你属乌龟的?”



    但还是配合着她的脚步。



    夜色浓稠,姜思思假装看四周的风景,说道:“那个关语熙学姐跟你关系是不是挺好的?”



    女人的第六感强就强在,仅仅跟关语熙认识十几天,她就能感觉到关语熙对邢意北不一样的眼神。



    邢意北想了想,“如果你觉得一学期说不上十句话算关系好的话,那就算吧。”



    姜思思忍不住偷笑。



    虽然这个想法自私地见不得人,但姜思思每每想到自己是邢意北唯一的女性朋友,总暗爽。



    “你问这个干嘛?”邢意北说。



    “没什么啊。”姜思思加快脚步,“就问问。”



    走了两步,姜思思又回头问,“邢意北,你明天会来看迎新晚会吗?”



    邢意北弯了弯嘴角,姜思思又说:“我这里有多余的票。”



    听到“多余”两个字,邢意北嘴角立马垮了下来。



    “我看起来很闲的样子?”



    “哦。”姜思思不意外,邢意北本来就懒,也不是凑晚会热闹的人,“年轻人不要总窝在寝室里,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外面的……唉哟!”



    姜思思莫名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个拿着手机在走路的男生。



    明明不长眼的是那个男生,他却不满地瞪了姜思思一眼,嘀咕道:“光长肉不长眼睛吗?挡什么道。”



    说完就往另一旁拐。



    姜思思的笑容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掉,她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邢意北声音里的冷气似寒冬腊月一般,“对不起挡了盲人的路吗?”



    男生立马又掉头看着邢意北,“**再说一次?”



    “我他妈说你没带导盲犬就别出来瞎逛了行不行?”



    “老子……”



    “好了。”姜思思扯了一下邢意北的衣袖,把他拽走,“别跟他吵,我都习惯了。”



    邢意北没好气儿地说:“你习惯什么了?”



    姜思思不说话,闷头往前走。



    邢意北在后面喊她,“姜思思,你给我停下!”



    姜思思不听,还是往前走。邢意北两三步上前扯住她的手臂,“你在外面就这么任人欺负?”



    姜思思转过身,看着邢意北。



    “胖子本来就常常被人嘲笑,难道还要被别人当作是个泼妇吗?”



    邢意北不解地看着姜思思,好像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似的。



    “你这是什么歪理?”



    “这是真理!减肥又不让我减肥,我除了忍气吞声能怎么办嘛?”



    说完,姜思思就跑进了宿舍楼。



    邢意北看了她的背景一眼,脸色越来越黑。



    “随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