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 爱已相忘岁月中 > 章节目录 第9章 离开

章节目录 第9章 离开

 热门推荐:
    白枫月是在一辆马车里醒来的。



    路上摇摇晃晃,她叫了几声却始终无人应答,不仅马车夫怪怪的,就连两旁的道儿都显得格外安静。



    马车里点着熏香,有安神的成分,白枫月头昏欲裂,就在这时,她感觉好像有双手在自己身上摩挲,白枫月猛地睁开眼,只见车夫那张脸映入眼帘。



    白枫月飞脚一踢,不想这车夫也是练家子下肘将她压制,马车外又传来一个笑声,问里面的车夫滋味怎么样。



    白枫月绝望了,论拳脚她现在重疾在身不是他们的对手,想召唤毒虫奈何她的御虫笛在包袱中,她根本碰不到。



    这不可能是苏墨深安排的离开!



    他为人自傲,纵使不喜欢自己,也绝无可能让人侮辱他的王妃,即便她只是名目上的!



    “小美人别哭啊,瞧瞧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儿,来让我好好疼疼你。”



    “等正事办完,你们想怎么样怎么办,现在给我老实点。”熟悉的女声在马车外响了起来。



    “宋玖儿!”白枫月一下子警惕起来。“你为何绑我出来?”



    她已经准备离开,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



    她掀起马车帘子跳出去,谁知正好瞧见山贼头却反手握住宋玖儿,将她拉到怀中,将头埋在她颈脖处道。



    “一个怀孕的干瘦女人,本大爷提不起什么兴趣,不过你嘛,倒还是不错,大爷我可从来没有尝过。”



    “啊,当时我们不是这样说的,你还想不想要一百两了。”



    “一百两算什么,苏墨深当年杀了我两个兄弟,听闻他身边最宠爱的就是你们两个,今日就让哥几个尝尝苏墨深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嗖。



    一只疾箭乘云破晓而来,山贼猛地侧身,才躲过一劫。



    “王爷,救我。”



    宋玖儿哭着嗓子,她没料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下她是真的慌了。



    “放开她。”



    苏墨深眼神透骨寒,他看见灰蓝色衣裳的白枫月,心中有些焦虑。



    山贼嗤笑一声:“今儿我干这事儿,就没想全身而退。当日你率兵剿匪,杀了我七八个弟兄,今日,我也取你夫人一条命。你说,你选哪个?”



    苏墨深弯着眼睛,突然冷笑,“你在跟本王谈条件?”



    “王爷,您可有想清楚,刀剑无眼。”



    “本王生平最恨人威胁,给我杀。”苏墨深下令。



    “是吗!”



    “嘶~”



    茉莉花簪没入肩胛骨,白枫月眉头痛苦扭在一起,咬紧嘴唇不肯出声。



    “王爷,您的人若是再往前一步,下一次这伤,可就不是在肩膀上。”



    宋玖儿吓得花容失色,生怕下一次被伤的是自己,连忙哭求到:“王爷,王爷不要过来,王爷救救我。”



    苏墨深握弓的手微微颤抖,他道:“本王爱的人只有玖儿,你抓的那个女人怕是威胁不到我。”



    白枫月往后退了一步,有种视死如归的释怀感。



    “苏墨深,我不要你了。”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在悬崖的边空谷中层层传递。



    苏墨深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颤,随即是前所未有的空荡。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是你当初同我许下的诺言,我做到了,你呢?”



    白枫月胸口又是一股沉闷的感觉在翻滚,她低头一阵咳嗽,吐出一口乌血。



    她用白皙的手背将唇上的乌血拭去:“苏墨深,你听着。我不要你了。”



    墨深心头一紧,眉头紧锁正欲开口。



    忽然,一根利箭划破虚空。



    “不要!”



    白枫月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绽开的血花,凌乱的呼吸在此刻显得格外清晰。



    “我死,也不入你苏家的坟。”她纵身一跃,跌进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