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国与地狱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巴恩离队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巴恩离队

 热门推荐:
    “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彻在诺斯玛尔的郊外倘若诺斯玛尔此时不是一座死城,恐怕惊恐的叫声已经在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响起来了吧

    但如今,能够听到这战斗所产生的阵阵爆响的,也就只有在教会中耐心等待的桐人九人

    如此地动山摇的响声,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然而,这如同天灾般的动静却是由两个人所造成的

    起初桐人几人还在疑惑,就算是觉醒之间发生了战斗,自己等人也不至于什么忙都帮不上吧然而事实,却正是如此

    如此夸张的战斗,他们的确什么都做不到

    别说插手帮忙了,恐怕就连观战,都会被卷入到里面

    再说了,要是真去帮忙,他们要去帮谁?

    帮巴恩还是帮欧贝斯?

    话又说回来,这两人打起来的原因他们都不知道,又如何去帮忙,如何去解决

    在他们的影响中,那一直冷静又冷淡的巴恩团长完全不像是那么冲动的人那么,是欧贝斯?

    那就更不可能了啊

    虽然接触了才短短这么一两个小时,但欧贝斯给他们带来的印象完全是那种温柔开朗的邻家大姐姐这样的姐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和巴恩打起来

    但现在去追究原因是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只能在这里等着

    “可恶!”

    克莱因锤了下椅子的扶手:“为什么他们会打起来啊!?”

    “谁知道呢?”帕丽丝耸了耸肩:“切磋、看不对眼、削弱圣职者教会实力想要理由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不过以这个动静来看,想必双方都已经动真格,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来了吧”

    “帕丽丝小姐,觉醒之间的战斗,都是这么的恐怖吗?”

    “分职业吧”

    看了眼莉法,帕丽丝淡淡的说道:“倘若是两个剑圣进行对决,那么肯定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但现在,是天启者和剑圣的对决”

    “想要克制剑圣的精妙剑技,那么肯定是要用大范围高伤害的技能而天启者,正好就有着几个这样的技能”

    “不过要问最后到底谁能赢的话,那只能看各自”

    这句话,帕丽丝倒是讲到了点子上

    虽说同实力的情况下,职业克制的情况依旧存在但剑圣和圣职者的转职体系中,并没有鲜明的克制情况所以谁能取胜,还真的只能看个人实力和技术

    但前面也说过了,巴恩这个剑圣并没有太多和强者交战的经历可欧贝斯呢?那可是跟着谢铭打遍南北

    天空之城、暗黑城、天帷巨兽,以及最后的黑色大地哪一次她和同伴面对的,觉醒之境以上的敌人?

    最后,甚至还亲眼目睹了真正的,觉醒之上的境界之间的战斗

    这些年下来,她不断的在大陆各地进行游历,同样也在消化着那一年多的战斗经历

    圣骑士这一职业和其他职业最大的区别,便是境界的提升并不需要太多战斗经验和练习对圣骑士来说,实力的提升便是对圣光的理解,对圣光的应用,以及信念的虔诚程度

    和需要不断练习、熟悉的技巧类职业不同,对于圣光技能只要你理解到位,那么便能自然而然的使用出来

    倘若拿欧贝斯和现在还在绝望之塔中训练的其他人进行对比,或许战斗能力上她是最弱的可是,拿到外面来对比,欧贝斯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人

    更可况,所有人都认为欧贝斯是由圣骑士觉醒为了天启者但是欧贝斯从一开始,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过了

    她,是一名传道者

    向着世人传播圣光福音的,传道者

    单膝跪地,黑色的骑士服上此时已经到处充满了圣光导致的焦痕,巴恩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你不是天启者”

    “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天启者,巴恩先生”

    左手捧着一本完全由圣光组成的福音书,右手轻松的握着巨兵十字架背后,原本虚幻模糊的洁白双翼,已经达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

    但若是看的再仔细一点,你似乎可以发现这洁白双翼中,似乎还隐藏着一对模糊的羽翼

    “觉醒,只是境界的提升,对力量把握的程度的提升而有这些,从而带动生命的提升”

    欧贝斯轻声说道:“但归到其本质,还是不变的”

    “正如巴恩先生是剑圣,但本质上是剑魂,是使用剑类武器的专家剑,是你的根本对圣骑士而言,圣光和信仰同样也是我们的根本”

    “进一步的亲近圣光和神的意志,运用审判之光来进行裁决,这是天启者之路,也是大多数圣骑士所走的道路可这并不代表,这就是唯一的道路”

    “神是有两面性的严厉的,和慈爱的”

    “严厉的神,对罪恶进行审判裁决慈爱的神,用温暖治愈人们身上和心中的伤痛”

    “身体上的疼痛,由圣光治愈心灵上的残缺,则由福音来填补充满”

    “不管是信或者不信,他都在你的身边,与你同在我所选择的道路便是如此,让更多的人得到拯救和治愈”

    “不是高高在上的单纯的进行审判,而是用自己的行动去挽救那些依然还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人们,将圣光带到那没有光亮的深渊中”

    “我不是审判者,我是传道者”

    “我是,福音传道者”

    “这就是,那个叫做谢铭的家伙,看中你们的原因?”

    “巴恩先生,你又说错了”

    手中的福音书和背后的羽翼缓缓消散,欧贝斯笑了笑:“我们冒险队中的成员,除了一名是谢铭希望她留下之外,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都是主动加入到队伍当中的”

    “我们,都是拖他后腿的存在哪怕到了现在,我们也没有自信能够跟上他的步伐”

    “但至少,现在我们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没有像当初那样遥不可及了”

    “巴恩先生,你之所以来找我切磋其实,也只是想问问这件事而已,对吧?”

    “不知道我这样的回答,是否给予了你满足的答案”

    “”

    从空间布袋中掏出恢复药剂喝下,将短剑收回剑鞘之内巴恩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眼欧贝斯后,转身离去

    目送着巴恩的身影离开自己的感知范围,欧贝斯顿时一个踉跄,用手中的巨兵十字架勉强支撑住了自己

    是的,这场切磋的确是以她的优胜而告终但是,过程却比想象中还要艰难

    想想其实就明白,她走的是象征着慈爱的福音传道者,本就是担当着辅助的角色战斗能力,不是没有,但必然比象征着审判的天启者要弱

    就算是天启者过来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以战斗为主的剑圣,而她一名福音传道者却获得了胜利消耗,自然是无比的巨大

    落败的巴恩,尚且还有着一定的再战之力但她呢?因为巨大的消耗,导致现在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强撑着好说好歹,总算把对方说服离开这下,总算能够好好歇息一会儿了

    ——————————

    欧贝斯和巴恩两者的胜负,从巴恩的打扮上就能看出来这个结果,让众人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现在距离真相还差多远

    在保证自己的生命的情况下,继续变强,变得更强这么一来,他们便能更加贴近世界的真相,他们这些玩家之所以会被传送到这个世界来的真相

    巴恩的回归,就代表他们可以离开这座死寂的空城了毕竟,所有人的目的都已经达到

    虽然亚丝娜等人没有查到瘟疫的来源,但欧贝斯的说法已经足以交差巴恩,同样也获得了市政厅内的,贝尔玛尔的情报看到这些情报,巴恩觉得自己有必要回一趟帝国

    可是,这几个家伙怎么办?桐人和莉法,名义上还是自己骑士团的人

    这么直接带回去,也不是不行到底该怎么处置,巴恩也不知道毕竟天晓得,那个幕后执棋者对这群玩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安排

    不过巴恩又仔细想了想,自己操心这个事情干嘛那个执棋者该有什么安排,自然会有所行动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

    自己并没有选择权,那么不妨将选择权,交给这‘两枚棋子’

    至于他们如何选择的,那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自己没有那么强的实力,能够保护的东西极为有限

    桐人几人人,甚至骑士团的人,都不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他所需要尽的东西,就只有必要的,身为团长的责任而已

    “桐人,莉法”

    “是,团长”

    “因为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必须回帝国一趟”

    巴恩平静的说道:“你们两人是和我一起回帝国,还是继续在这里和你们的朋友一起?”

    “团长,这个”

    当然想和朋友们一起

    这句话,莉法差一点脱口而出但想了想,还是陷入到犹豫当中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帝国骑士要是这么说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祸端

    唯有桐人,想起了自己转职前那个晚上,巴恩和自己单独聊天的事情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后,轻声回答道

    “团长,我们这次出行,一开始的任务是调查天帷巨兽但到现在为止,这个任务也没有完成要是就这么回去,很有可能回引起一些麻烦”

    “但团长你也有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帝国所以,属下觉得团长可以和属下二人分开行动这样一来,团长回去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皇帝陛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才是”

    “”

    淡淡的瞥了眼桐人,巴恩面无表情的说道:“嗯,你想的很全面”

    “那么,就按你的想法来做吧但是,我的离开意味着什么,相信你心里也清楚”

    “是,属下明白”

    桐人低声回复道:“意味着我们二人的性命,将不再受团长的保护”

    “明白就好这是,你们自己做出的选择”

    留下这句话,巴恩便调转了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留下沉默的莉法,和松了一口气的桐人

    “总算是,彻底离开那个压抑的监狱了”

    “团长,到底是坏人还是好人啊”莉法有些复杂的说道:“说他是好人,但他又盗取情报,还有着灭口的想法但说他是坏人一路上,他也给予了我们很多的照顾,教了我们很多知识”

    “巴恩团长不是坏人,也不是好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桐人苦笑着,摸了摸莉法的脑袋

    “他照顾我们,是尽责任照应克莱因和莉兹,也是在他们两人不会造成麻烦的前提下但比起我们,他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所以,他能够毫不犹豫的进行决断这,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总而言之,开心一点吧至此,我们终于算是从帝国那个牢笼中逃脱出来了而且,还遇到了亚丝娜她们这,都是值得我们开心的事情”

    “是呢,的确是这样呢,哥哥”

    经过桐人的开导,莉法也露出了笑容:“等找个地方把这身骑士服换下来,我们就和亚丝娜她们一起逛逛赫顿玛尔吧!”

    “我们的手上,可没有能够肆意挥霍的资金哦?”

    桐人的玩笑,引来了莉法的娇嗔

    “真是,哥哥!你妹妹是那种乱花钱的人吗!?”

    “怎么了怎么了?巴恩团长怎么突然走了?桐人你又干什么事情了吗?”

    “喂,莉兹,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喜欢惹麻烦的人啊”

    一时间,整支队伍都充满了快活的氛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位于地球的结衣、欧提努斯、羽斯缇萨三人,则是微微沉默

    经过谢铭的情报,她们早就将赫尔德的计划给反推了出来正是因为如此,她们才明白,未来等待这八名玩家的,绝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冒险生活

    而他们,也绝不可能逃脱掉狄瑞吉这个关卡

    但唯一有可能阻止这一切的人,现在还了无音讯哪怕是和他关系最紧密这三人,也只能感觉到谢铭的正常生命活动,而不清楚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用欧提努斯的话来说,那就是谢铭现在,正处于一个时空屏障无比坚固的空间关键点要是她们强硬的破开屏障进行联系,很有可能引起一些不可控的变化

    “爸爸,你到底在哪里啊妈妈她们,需要你的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