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国与地狱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上门访问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上门访问

 热门推荐:
    老旧的单人公寓中,躺在单人床的深褐发少女,在沉默了良久后,摘下了戴在脑袋上的aushr,缓缓的坐起身子

    “”

    失败了,亚军最终,还是没有和那个怪物同归于尽

    “可恶”

    明明自己那么努力了,明明自己已经拼尽全力了

    “可恶”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太犯规了,用霰弹枪飞行这种事,是人能够做到的吗!?

    之前,她同样也输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场比赛一样如此的不甘心拼尽了一切却没有成功的滋味,永远只有体验过的人才明白

    最重要的是,输了就代表,那个怪物真的有可能来找她!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来

    “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事情啊”将眼角的泪水抹掉,诗乃站起身来,准备去洗手间洗把脸来清醒清醒再怎么说,他也不可能现在过来

    专门去调查也需要时间,只要自己在这段时间内做好准备就行

    s

    “叮咚~”

    “”

    门铃的声音,让诗乃停下了脚步,全身开始僵硬,脸色逐渐发白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在这个时间,还有谁会来拜访自己?

    新川同学?还是

    “叮咚~”

    门铃再一次被按响,不过因此诗乃知道,门外的人绝对不是新川同学那么,自己要出声询问吗?会不会有危险?门的锁,对了!门的拉锁!

    拿定主意的诗乃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将门的拉锁挂好后,悄悄的透过猫眼向门外看去随后,愣住了

    “好漂亮”

    雪白的肌肤,银色的长发,如红宝石般美丽的瞳孔和精致的面容简直,就像是游戏中的圣女一样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前?

    走错门了?

    但不管怎么样,少女心中的紧张感的确减少了许多

    “那个”诗乃有些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失礼了,朝田小姐我的名字是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有些事情,需要和您确认和交流一下不知道,您是否愿意让我进入到屋内”

    “”

    虽然感觉有些不妥,但诗乃还是打开了大门(心理掌握的轻微暗示):“请请进羽斯缇萨小姐,我这样称呼您,应该没问题吧?”

    “是的,朝田小姐”

    羽斯缇萨微微鞠躬,平静的说道:“十分感谢”

    ——————————

    “不好意思,家里并没有什么好茶”

    “劳您费心了,朝田小姐”

    看着面前散发着淡淡热气的温水,羽斯缇萨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但仅仅是这样,就让诗乃有种不好意思的感觉

    身为爱因兹贝伦家的圣女,她的魅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相比之下,现实中的诗乃就像一个营养不良的小猫

    “那么,羽斯缇萨小姐请问,您是从哪里知道我的名字的?还有,您说要和我确定的事情,是”

    “是,其实是我的主人要求我来见您一面,朝田小姐”

    羽斯缇萨双手端起茶杯抿了口温水,随后看向了诗乃,声音平静又轻柔

    “不知道您从bob大赛出来之后,有没有再次尝试亲手握住枪?”

    “!!!!!”

    刚想拿起水杯的诗乃双手一抖,猛然抬起头,惊惧的看着羽斯缇萨:“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看样子,是还没有呢”

    从诗乃的反应中得出了结论,羽斯缇萨继续说道:“那么,能请您现在尝试一下吗?握枪”

    “我不要!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命令!?”

    “还请您理解,朝田小姐”

    “理解!?我理解什么?你不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吗?”

    “这是爱德蒙·唐泰斯大人的命令”

    看着站起身来反应激烈的诗乃,羽斯缇萨平静的说道

    “你说是谁的命令?”

    “爱德蒙·唐泰斯大人的命令”

    羽斯缇萨重复了一遍,淡淡的说道:“就是刚刚在bob大赛中,和您战斗的爱德蒙·唐泰斯大人”

    “他!?”诗乃的声音因为恐惧和惊慌都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他怎么做到的!?他是什么人!?你又是他的什么人!!”

    “我是将自己的一切献给爱德蒙大人的区区一名仆人,羽斯缇萨”

    “仆人!!!?太荒唐了!”

    “但这就是现实,朝田小姐”羽斯缇萨平静的看着诗乃:“还请您平静下来,去握枪爱德蒙大人考虑到您的心情,所以才先让我过来”

    “若是您拒绝的话,那么等会儿过来的,将会是爱德蒙大人了”

    “为什么”

    诗乃都快要被这群莫名其妙的人折磨疯了:“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您,再一次尝试的握枪”

    “这么欺负我觉得很有趣对吧!?就这么想看我狼狈的样子么!!”

    “请握枪,朝田小姐”

    面对含着泪,大吼着质问自己的诗乃,羽斯缇萨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只要您现在在我的面前握住枪,在确认之后我便会离开”

    “握枪握枪握枪握枪握枪!!!!好啊!反正我就是这么无力!只能听你们的命令!只能任你们玩弄!好啊!我拿,我拿枪!我握枪!!”

    快速的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猛地打开自己的第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把被白布抱住的ggo模型枪,对准了羽斯缇萨

    “这样就可以了!那你走啊!滚啊!从我的家里出去!!!”

    “”

    看着单手稳稳的握住枪械,一脸疯狂的诗乃,羽斯缇萨平静的站了起来,从兜中掏出了一封信件,放在了桌子上

    “好的,已经确认了这么晚打扰您,真是十分抱歉这封信,是爱德蒙大人托我带给您的怎么样处理,是您的自由我,就在此告辞”

    再次微微鞠躬,羽斯缇萨便在诗乃呆滞的目光中离开了客厅

    “咔哒”

    大门被轻轻合上,诗乃知道,那个漂亮的女人已经离开了这让她的大脑,再次陷入到混乱之中双膝无力的跪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捂住了脸

    “你们这群疯子,到底,要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