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魏哲鸣 > 章节目录 第4116章 只有一个结果,死!

章节目录 第4116章 只有一个结果,死!

 热门推荐:
    “你的敌人?你还真的是看得起自己!”

    贺枫也笑了起来,“不过,你倒是可以跟我说说,如果我成了你的敌人,你打算如何对付我?难道,现在动手杀我?你,有这个胆子么?就算有这个胆子,你有这个实力?”

    “你……”

    柯振南一滞。

    不过,正如贺枫所言,他还真没这个实力杀贺枫。

    贺枫在归一商场的时候,就展现出了能够轻易击杀常涛的实力,当时外界便断定,贺枫的实力不比任何一个化劲后期宗师弱。

    且当时贺军翔还给了贺枫一件异战兵雷霆剑,靠着雷霆剑,寻常的化劲后期宗师,恐怕都不见得是贺枫的对手。

    这么强的实力,他拿什么去杀?

    不被反杀就不错了!

    “贺枫,我自然没实力杀你,但你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和我做对?这很不值得吧?我想如果贺家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也会怪罪你。”柯振南说道:“要不这样,你将她交给我,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欠我人情?”

    贺枫笑了笑,理都不想理柯振南了,只是扫了眼周围。

    这延京市不愧是全国古武分为最浓郁的城市,他们这边才刚发生冲突,周围看热闹的古武者就有不少了。

    “再等等,等古武者多了再动手。上次在司家和章家大开杀戒,可能只能震慑得住一些弱小的武者,一些强大或者有背景的武者,恐怕并不能震慑得住。这一次,我便当着许多人的面,将银河帮少帮主柯振南斩杀,我倒要看看今后还有谁敢惹我身边的人。”

    贺枫心里冷哼了一声。

    同时,他也怜悯的看了柯振南一眼。

    这个柯振南在他的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贺枫,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那个女人,你交不交给我?”

    柯振南见贺枫老半天都不理自己,顿时不耐烦起来,皱眉问道。

    “别急,再让我考虑考虑。”

    贺枫干脆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悠哉的抽了起来。

    “你……”

    柯振南脸色难看,却又不甘心就此放弃。

    这次不将邹迅带走,今后再想抓人,恐怕会更难,不如这次直接和贺枫挑明,要是贺枫点头,让他带走邹迅,那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他却是不知道,贺枫早就做了决定了,现在只是纯粹想等更多的人来看热闹罢了。

    “师父……”

    邹迅有些疑惑的走上来,她自然不会担心贺枫会将她交给柯振南,她更加担心的是贺枫会杀了柯振南。

    银河帮,那可是比高等古武世家还强大的势力,她不想贺枫因为自己而得罪这样的庞大势力。

    “小邹,今天那个影视项目应该谈崩了吧?”贺枫直接打断了邹迅,开口问道。

    “嗯!其实剧本不错,但那个导演太过分了,是他将柯振南引过去的,我肯定不会再跟他合作了。”邹迅愤愤的说道。

    “没事,不行就自己找人拟项目,然后直接自己投资,找大导演大明星,只要有钱,没什么事是办不成的。”贺枫随意的说道。

    “我明白!”邹迅点头,“可这个柯振南……”

    “他?”

    贺枫看了眼柯振南。

    而后,目光又扫了眼四周。

    围观的人更多了,道路两边都站满了人,甚至还有一些警察,但那些警察似乎也知道了他们的不好惹,没有冲上来,只是维持着现场的秩序。

    不过,贺枫也猜得到,这些警察肯定将事情上报给了更高的部门,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国家特殊部门人员就会过来了。

    “咦?那个人……”

    突然,贺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在一名黑衣女子身上稍稍停留了会儿。

    女子一身黑衣,相貌普通,丢进人群中根本不会看第二眼。

    但贺枫在她的身上,却是察觉到了一股隐晦的杀意。

    这杀意隐藏的很深,估计就连寻常的神话强者都很难感觉到,贺枫要不是正好注意到了这个黑衣女子,恐怕也察觉不到。

    “杀意隐藏的如此完美,竟然连我都感应不到,这要么就是绝对的强者,要么就是天生的杀手啊。”

    贺枫的目光死死锁定着黑衣女子,不敢有半点的分心。

    刚才在离开天门酒店的时候,他就感应到了,蔺家中有一位神话跟着他一起过来了,甚至他现在仍然能感应到,那位神话就在附近。

    而除了那个神话之外,谁能保证蔺家没有派遣第二位神话来对付他?

    说不定就有一个修为极高,连他都感应不到的强者。

    一旦他没注意到,给了对方施展必杀一击的机会,那他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个延京市,还真的是强者如云啊。就是不知道这个黑衣女子,是不是真正的强者。”

    贺枫是心里不敢有丝毫松懈。

    他却是不知道,此时那黑衣女子同样是心中震撼。

    “嗯?我虽然是来杀他的,可我杀意丝毫没有显,隐藏得如此完美,竟然也被他给发现了吗?他的感应力,竟如此可怕?”

    这女子正是血雨。

    血雨先是赶到江滨市,却是没找到贺枫,后来一调查,发现贺枫到延京市来了,他不知道贺枫在延京市要呆多久,所以干脆跟着来了。

    而刚才她恰好在附近,察觉到这边的情况后,便立即过来查看了,看到贺枫的时候,她的内心无比欣喜,感觉找到了可以刺杀贺枫的机会,但她却将杀意隐藏得非常明显,甚至眼睛都不敢去看贺枫,怕引起贺枫的注意。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喂,贺枫,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邹迅到底交不交给我?”

    柯振南终于等得不耐烦了,大声问道。

    贺枫却是看都不看他,只是盯着黑衣女子血雨,“既然是来杀我的,那你就动手吧,省得浪费时间。”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贺枫已经做好了爆发全力的准备。

    虽然他不想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但面对真正危险的时候,他也不会隐藏。

    更何况,现在他身边还有一个邹迅。

    “果然,还真的被你发现了。我很好奇,我身上没有一点杀气,眼睛都没盯着你看,你是怎么猜出我是来杀你的?”

    血雨抬起头看向贺枫,同时朝着贺枫这边走了过来。

    今天出门,血雨稍微易容了一番,表面看起来姿色并不惊人,刚刚她发现这边有状况过来看戏,也没有变幻成自己原本的模样,看到贺枫的第一眼,她就认出了贺枫的身份,眼里下意识的就浮现出了一抹杀意。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这一抹杀意,正好就让贺枫注意到了她。

    这让她明白,她不可能再隐藏下去了。

    “原本还想靠着姿色和演戏的技能靠近他,再寻找刺杀机会。可现在看来肯定是不行的了,如今再想杀这个贺枫,只能看他的真实战斗力了。”

    血雨心中暗道。

    今天贺枫在归一商场虽然大杀四方,展现出了化劲后期的战斗力,但事情并未完全传开,只是流传于延京市古武圈,因此血雨尚不知情。

    “你说我是猜出来的?”

    贺枫笑了笑,“你别管我为什么知道你是想杀我,不过,能否让我先把这里的事情解决,然后我们再另外找个没人的地方打?”

    贺枫猜测着对方可能是神话强者,自然不想在这种人多的地方动手。

    自己的身份,能不泄露还是尽量别泄露吧。

    “哦?你想在没人的地方和我打?”

    血雨心里思忖着,“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我的实力根本不好发挥,毕竟一旦杀了太多普通人,神州国官方肯定不会放过我,今后我们血雨组织就别想再执行任务了。而在人少的地方,我的一些秘密武器,也能够派上用场。”

    念及于此,血雨毫不犹豫的说道:“没问题,那你先把你的事情处理好吧。”

    血雨一点儿也不担心,就算贺枫逃掉也没关系,贺枫家大业大,不可能一直躲藏着。

    “柯振南,我一会儿还有事,那现在我们先处理一下我们的事吧。”

    贺枫这才转头看向柯振南。

    不过,他的精神力却是留意着血雨,不敢有半点放松。

    如果对方真的是神话,而且还是修为比他高的神话,一旦趁着他不留意的时候出手偷袭,那他可就危险了。

    “贺枫,你是想好了如何处理我们的事了么?”

    柯振南的目光从血雨身上收回,淡淡的说道:“考虑了这么久,是不是打算将邹迅交给我?”

    贺枫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笑着摇头,“你想多了,我之所以要等这么久,可不是因为我之前没考虑好,我只是想等周围看热闹的人多点而已。”

    柯振南皱眉,“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动我贺枫身边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话音落下,贺枫身形一动,闪电般冲向柯振南。

    “该死,这个贺枫竟然想杀我。”

    感受到贺枫身上那凛冽的杀气,柯振南脸色大变,连忙大喝一声,“梁哥,快帮我拦下他。”

    “嗖!”

    根本不用柯振南吩咐,在贺枫冲上去的第一时间,梁河便出现在了柯振南前面,体内气血汹涌,如一尊猛兽,挥拳轰向贺枫。

    “给我站住,休想伤害我家少爷!”

    梁河愤怒的咆哮着。

    “嗯?竟然是化劲中期的修为?”

    不远处,血雨感受到梁河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眉头一挑,“据说贺枫的修为是炼体七重,现在面对一名化劲中期的宗师,他还敢正面迎战不成?”

    “垃圾!”

    一道轻蔑的冷哼从贺枫口中传出来。

    “兹兹!”

    随机,贺枫的手中闪过一道蓝光,爆发出低沉却让人头皮发麻的电流声。

    “这是……那件异战兵?!”梁河的瞳孔不由缩了起来,心里暗叫不好,但这个时候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去死!”

    梁河怒吼着,浑身劲气尽数的凝聚在了拳头上,拳头速度更快,妄图直接一拳击溃贺枫。

    “咔嚓!”

    一道蓝色闪电,从贺枫的手中迸射而出,朝着前方飞去。

    “砰!”

    紧跟着响起的,是一道沉闷的撞击,以及雷电的重劈声。

    “咔嚓!”

    “啊!”

    骨头碎裂的声音以及惨叫声,同时响起。

    “呼呼……”

    梁河的身体径直倒飞了出去,重重砸落在地。

    “噗嗤!”

    一口鲜血从梁河口中发出,而梁河体表则是电流游走,气息也变得微弱了下去。

    这一次,他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而且,这个伤是伤到了血液、骨髓,对于化劲宗师而言,这是根基受到伤害,将来在武道上想再进一步几乎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