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老婆离婚无效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乔舜豪见乔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乔舜豪见乔斌

 热门推荐:
    乔舜辰挂断了秦静怡的电话就一直烦躁不安,不知道现在的状况该怎么处理。但他还是听了秦静温的话,把私人侦探撤走,不在保护秦静温。

    想想秦静温的话想想秦静怡的决定,乔舜辰分析,他们已经彻底和他划清界限,可能也不会原谅他做的那些事情。

    现在的乔舜辰感受到了彷徨,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想着想着,犹豫再三乔舜辰又把电话打给了秦静怡。此时的秦静怡已经回了学校,而且之前的愤怒也没有完全释放出去。

    “乔大哥,我真的不想出国,谢谢你的好意。”

    秦静怡态度不是很好,想想乔爷爷做的事情她也好不起来。

    “静怡,我的确还想说说出国留学的事情。”

    “我知道你怨我恨我,知道你在跟我赌气。可是你不能用你的前程来赌,不能用未来跟我生气。”

    “你恨我我无话可说,你以后可以慢慢的打击我报复我,我都认。但现在我还是希望你能出国,能提升自己。”

    乔舜辰必须一点一点的挽回,尤其对秦静怡。他是她哥哥,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伤害了妹妹。现在是他挽回是他弥补的时候。不但要弥补,还要比预期更好。

    “乔大哥,我爸妈我姐都教我宽厚待人,我不会打击报复。我也不生你的气,更谈不上用我的前程和你赌气。”

    对于这一点,秦静怡回答的很肯定。她怨过乔舜辰,也恨过乔舜辰,但是现在想想都释然了。

    “我考虑很长时间了,人的价值有很多种,我只是选择了期中的一种。以前我努力学习,选择了挣钱最快最多的专业,我只想帮着姐姐维持这个家,让姐姐能轻松一些。”

    “可是姐姐不需要我,她一个人完全可以。既然这样,我就要选择另一种有价值的存在。去部队可以为国家风险,可以尽情发挥我的价值。”

    “姐姐说了,她等着我为她骄傲,也许这才是对姐姐最好的回报。”

    秦静怡很感慨,也控制了自己没把对乔德祥的恨意继续蔓延。

    “你这么说我无地自容……静怡……之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是我狭隘。我……跟你道歉。”

    秦静怡的一番话让乔舜辰头都抬不起来,尤其是那句“爸妈姐姐都教我宽厚待人”。乔舜辰就没有做到这一点,没有秦静温的大度,没有秦静温的善良。

    他用莫须有的仇恨局限住了自己,在秦静温面前把他的心胸狭小展现的淋漓尽致。他在秦静温面前就不配做一个男人,更配不上格局两个字。

    “乔大哥,对不起的话不要和我说,还是和姐姐说吧。乔爷爷包庇二叔才把我们的车祸单纯化,这才是彻底改变姐姐人生的根源,对姐姐也是个很大的打击。”

    “若没有乔爷爷的徇私舞弊,姐姐不会给你代运,不会认识你,不会被你追到手又伤害,反反复复的折磨。”

    说到这些,秦静怡的情绪又一次淡定不下来。说到乔爷爷她就一肚子的痛恨,怎么想也找不到值得原谅的地方。

    她如此生气更何况姐姐呢,今天所遭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车祸开始。

    “你确定是爷爷所为?”

    乔舜辰很意外,离开家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把这些事情都忽略了。

    “很确定,是乔叔叔在刘管家那确认的。”

    “乔大哥,我遭遇这点事情不算什么,主要是姐姐。还是好好跟她解释道歉吧。”

    “我还有事,先挂了。”

    秦静怡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她怕自己情绪激动继续发脾气。

    本就满心愧疚的乔舜辰,本就不知道如何面对秦静温的乔舜辰,在听了这件事情之后就更没有颜面站在秦静温面前了。

    秦静温苦难的开始是因为乔家人的自私无耻,到了他这里还变本加厉的伤害秦静温。原来不是秦家人对不起他们家,是他们乔家三代人都做了十恶不赦不可原谅的事。

    秦静温虽然出院在家,虽然噩梦不经常光顾,可她的睡眠质量依旧很差。为了能充实自己,为了能让自己重新振作,她把两个孩子接到自己身边,开启了全职宝妈的生活。

    接孩子回家的路上。

    秦静温开车,两个孩子坐在后面。

    “妈妈,好几天没看到爸爸了,她去哪里出差了?”

    半月有点想爸爸,这才忍不住问着。

    “去国外了。”

    秦静温轻描淡写,现在让她最茅盾的人就是乔舜辰。

    “要去多久?是不是该回来了?”

    半月继续问着。

    “这次可能要久一点,事情比较多还很复杂。等事情处理完才能回来。”

    最近发生的一切秦静温都选择了隐瞒,她不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玷污了孩子单纯的心灵。

    “轩轩,半月,妈妈有个想法。想让姑姥姥和你们爷爷一起生活,这样我们就变成一家人了。你们说可以么?”

    秦静温借着这个机会,让孩子有个心理准备,但二十年来的恩恩怨怨她是不会告诉孩子的,至少在他们这个年纪不该让他们知道。

    “好啊,我同意。”

    半月想都没想,就为了妈妈的那句一家人她必须赞同。

    “妈妈,成为一家人我们就不离开了是么?”

    乔子轩有自己要担心的事情。

    “嗯,我们就不用离开了。但是这和爸爸妈妈的事情没有关系,只是我们不离开这个城市,随时都可以见到你们相见的人。”

    “比如爸妈都忙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去爷爷那,既有爷爷陪着玩耍,也有姑姥姥的美食享受。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一直和爷爷姑姥姥生活在一起,周末的时候或者去爸爸那,或者去妈妈那,也可以爸爸妈妈带着你们一起出去玩。”

    “总之选择性很多,会让你们很幸福的。”

    秦静温假设着未来,但这个未来里没有她和乔舜辰的结局。

    “这个不错,我可以接受。”

    半月虽然还有些不甘,毕竟爸爸妈妈不能在一起,可是比起之前跟着妈妈离开永远见不到爸爸要很多。

    “妈妈,这样你会幸福么?”

    乔子轩替妈妈着想,他们相对来说是幸福的,可妈妈也需要幸福。

    “幸福啊,妈妈只要能跟你们在一起就是幸福的。你们健康长大,快乐生活就是妈妈最大的幸福。”

    秦静温的幸福有很多种,被儿子挂在心上就是其中的一种,和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也是其中的一种,能看到姑姑晚年幸福这还是一种,能等到妹妹给她骄傲的一天她的幸福就完美了。

    “那你和爸爸怎么相处?”

    乔子轩依旧有困惑。

    “可以做朋友啊,离婚的分手的不都是仇人,只要心态摆放平整做朋友是没有问题的。”

    秦静温回答的很果断,不用浪费一颗脑细胞她就知道自己和乔舜辰之间只有这一条路,只有这一种关系可以继续。但这也仅仅是她的想法,乔舜辰想不想以朋友的关系继往来,秦静温不知道。

    乔子轩没在问下去,还不是很理解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对妈妈是好还是坏。可既然妈妈决定了他就选择支持吧。

    这几天除了秦静温最煎熬的就是乔舜豪了,一个好好的家就这么突然的就毁掉了。现在他整天都在努力的工作,下班后就去医院陪爷爷。

    可是不管父亲做了什么毕竟是他的父亲,他也会一直关注父亲案件的进展。只是让他接受不了的,竟然是父亲做了太多超出他想象的事情。

    乔舜豪坐不住了,通过秦静温找了督办案件的李警官,在李警官的监督下见了自己的父亲。

    监狱的会见室,父子对面而坐中间却有了不可逾越限制自由的屏障。

    “舜豪你怎么来了,不要把你牵扯进来。”

    看到自己的儿子乔斌又喜有担心。可乔舜豪看到自己的父亲心却是酸痛的。

    头发已经被剪短,整个人瘦了很多,眼眶都明显的凹进去。脸上的皱纹也一下子增多,即使剪短了的头发也能看到突然增多的白发。

    “你这个时候才想起我来,才为我着想么?我很想知道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我呢。”

    乔舜豪发出灵魂的拷问,问题一出自己都撕心裂肺般疼痛。

    “我一直都是为你好啊,要不是为了你有一个无限的未来,我怎么可能做这些?”

    面对儿子的拷问,乔斌突感心酸。他做了这么多没有全部为了儿子,可他的确是为了儿子的未来才努力筹划的。

    “不要拿我当借口,为我好可曾问过我需要什么?你都不知道我要什么就去给我争取,争取来了我会喜欢会接受么?”

    “你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野心,为了手握重权被别人抬头仰望的那种感觉。请你不要说为了我,不要把你的自私无情推的一干二净。”

    乔舜豪对父亲的话很失望,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逃避自己的责任,还不承认自己的错。

    “舜豪……”

    “不要狡辩,你要承认你目的不单纯。我从来都不想要什么权利,就是想要也是我自己去争取。你做的这些就是你太贪心,什么都想霸占。”

    “想要可以,你用能力去争取,为什么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呢。为了你的野心,你连人命都枉顾,你连爷爷都可以伤害,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善念么?”

    自己的亲生父亲,乔舜豪都不知道用什么次来形容他的恶毒。

    “你爷爷那是个意外,我没想到……”

    乔斌刚开口就被乔舜豪给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