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安穿越成太子小说 > 章节目录 第1231章

章节目录 第1231章

 热门推荐:
    第1231章

    为什么?

    还用说吗,这一切当然都是王安的安排

    你以为之前他派出郑淳,只是随便找几个乞丐,过来恶心王雪娇就完事?

    不不不,这位厚脸皮的少年太子,何时曾这么单纯过?

    他想要报复谁,自然不是图一时快意,而是全方位立体360度无死角恶心对方

    王安在派郑淳出去的时候,顺便也让他从留在楼下的太子卫中,把黄束和杨宝也带出去

    三人分工明确,郑淳出去找乞丐充数,黄束和杨宝则联系附近的丐帮

    老黄和老杨多年战友,又一起经历了海鲨帮卧底一役,配合得极为默契

    两人接连找到附近几个丐帮的头目,告诉他们,得月楼有贵人前来赐予金银珠宝

    这个所谓的贵人,自然就是王雪娇

    在老黄两人的极力描述下,王雪娇变成了一个悲天悯人,完全看不得底层百姓受苦,情愿散尽资产,也要救苦救难的女菩萨,女善信,一位道德完美的公主

    这一通骚操作,彻底激发了这些乞丐们的贪婪和欲望

    女菩萨,女善信,代表她的钱很好讨要

    而公主的身份,又代表她家不缺钱

    这样有钱又乐善好施的人,试问,哪个乞丐会不喜欢?

    当时很多乞丐仍旧半信半疑,直到在老黄和老杨的撺掇下,他们提前布置在得月楼周围,最终堵住了那几个被赐予珠宝的乞丐,众人这才相信

    “这个女菩萨不得了啊,一出手就豪掷千金,那些得到珠宝的幸运家伙,每个人手里的珠宝,随便都值百两银子”

    消息不胫而走,就跟晒了朋友圈一样,很快附近所有乞丐都知道了,不约而同地向得月楼汇聚而来

    早在楼上宾客还在饮宴的时候,得月楼看似平静的周边,却已经是摩肩接踵,暗流涌动

    自古财帛动人心

    这些个丐帮的成员,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死死盯着得月楼大门,发誓一定要将王雪娇这位女财神拦下来

    如今,女财神顺利露面,他们如何不欣喜若狂

    “公主殿下!女菩萨!这边还有这边”

    乞丐们挤成一团,无数只缺了口的破碗,争先恐后递到王雪娇面前,乞求着施舍,就像一群嗷嗷待哺的雏鸟

    “这个让大家失望了,本宫今日急着出门,并未带上太多银两”

    大庭广众之下,王雪娇没办法发飙赶人,只能忍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把之前应付王安的囫囵话又搬出来

    然而,有人却并不买账

    “公主殿下,你不是也送首饰吗,你身上这么多首饰,全部分给大家,也够大家吃几顿饱饭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乔装过后,混在乞丐堆里,专门负责煽风点火的黄束

    果然,乞丐们一听,纷纷附和起来:

    “是啊,殿下,你的首饰能赏赐给别人,为何不能赏赐给我们?”

    “还是说,公主殿下你是舍不得,又或是徒有虚名?”

    “都说公主殿下菩萨心肠,难道都是骗人的吗?”

    当然是骗人的面对一声声质疑,王雪娇几乎抓狂,好想这样大吼一句

    可是她又知道,她做不到

    她只是为了秀和王安截然不同的态度,才假惺惺放出善待民众的豪言,而并非她自己说的那么善良

    说白了,这就是一枚道德婊

    指责别人的时候,站在道德高地,一通义正言辞,等真的事到临头,轮到自己的时候,却又往往推诿抗拒,唯恐避之不及

    不过王雪娇这会儿,已经被众人捧得下不来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表演下去

    不然的话,一旦被人发现她心口不一,说一套做一套,恐怕善良公主的形象,立刻就要崩塌

    而她辛苦多年才建立起来的名声,也会随之臭大街,乃至烟消云散

    套用一句粗俗的话: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

    王雪娇低头看着自己的满身珠宝,眼里充满不舍,心里更是在滴血

    这是她唯二最喜欢的珠宝首饰

    刚才已经被迫送出去一套,好不容易留下这套,此刻竟也要送出去,这简直是在割她的肉啊!

    王雪娇用手捂住胸口,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又过了一会儿,她总算下定决心,将身上的首饰一件件含恨取下,统统抛洒出去:

    “给你们,都给你们,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王雪娇发髻蓬松散乱,脸色铁青地看着争抢不断的乞丐,两只拳头死死攥紧,指甲几乎嵌入掌心

    看了几秒,她忽然抬起侧脸,一脸怨毒地瞪向楼上看着热闹的王安,几乎咬碎银牙

    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神,仿佛在告诉王安:

    是你,都是你害我损失这么惨重,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百倍偿还

    不仅是她,为了缓解混乱的局面,王瀚和王睿也出了不少血,陆续抛出近千两银票,这才有机会脱身

    三人这次再不敢磨叽,各自在护卫的保护下匆匆离去

    来时珠光宝气,威风八面,去时一身黯淡,狼狈不堪,恐怕三人没一个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联合起来搞我,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再有下次哼哼”

    热闹看完了,王安拍了拍掌心的浮尘,直起腰,刚转过身一看,便皱起了眉头

    只见刚才对苏家搞背刺的冯仑,竟然没有离开,反而恬不知耻地纠缠上了苏幕遮

    两人之间不知在说些什么,但见苏幕遮一脸抗拒的模样,不时将脸撇到一边,似乎不想理会

    可,那冯仑就跟一块牛皮糖一样,无论苏幕遮怎么避让,他总是想方设法粘上去,甩都甩不掉

    卧槽,一条断脊之犬,也敢打我家幕遮的主意,谁给你的泼天狗胆,让你在此狺狺狂吠?

    王安目光一凛,大步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