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 不是普通的虫子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 不是普通的虫子

 热门推荐:
    “笨蛋你在干什么?快跑啊!”

    “我们是绝对不会抛下你的!”

    萧涵喊道,试着扛起神尾小姐,这样的话白小桥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然而那些怪物立马对刚刚出声的白小桥方向,发出了一阵不知名的闪光,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另外一边,吉田越过了怪物,但被后面的几只怪物拦住了。

    白小桥尝试着观察了怪物,但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

    接着那只怪物挥舞着光鞭,打向了熟悉的萧涵,虽然很痛苦,但是觉得自己还能动,萧涵咬牙坚持着。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白小桥稍微有些不安。

    因为那些怪物连续好几次对着自己疯狂闪光,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另外一边,吉田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朝窗户边跑去,在经过自己的走位之后,她终于突破重围,拉开遮光的窗帘,一瞬间,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面前的地板上,那些虫子般的怪物像是被灼烧了一样,纷纷退开了,就连很远的那群也缓缓退到了暗处。

    众人似乎可以出去了。

    “看这些家伙的样子,好像害怕阳光?所以快趁现在赶紧走!”萧涵带头往外走,其他人也跟着往外跑。

    夏目也起身往门口走,车子就停在路边的不远处。

    吉田回头看了一眼,跟着跑了出去,气喘吁吁地把门关上了。

    “这些东西放着真的好吗?”

    “要联系警察不对,应该联系防疫部门吗?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现在也不能做什么了,只希望它们别跑出来,绑好安全带,先离开这种地方再报警吧。”

    萧涵发动汽车,确认所有人都上车绑好安全带了,就往回开了。

    萧涵准备让车里的人联系一下简思明,告诉她,他们已经离开了。

    吉田因为电话没人接,所以发信息给简思明。

    【这里有那晚袭击我们的生物,死了很多人,你要不要带着汽油来偷偷处理一下?】

    短信暂时也没有回复。

    白小桥这时候想起有一个特护病房的护士长和他是关系很好的同乡,最近床位也不太紧张,借个特护病房应该是可以的。

    行驶了两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医院。

    “还能再具体检查看看吗?”萧涵一边询问着夏目和白小桥,一边帮忙把神尾小姐送去了特护病房。

    吉田则径直去简思明的病房,心想,这家伙为什么不回信息?

    快要接近8点的时候,简思明醒来了,收到了两条短信。

    “”简思明看着短信心情复杂,“是什么情况?”

    另外一边吉田也走进病房,立马掀开被子:“快起来!他们带了一个人回来,恐怕需要你过去看看!”“哈啊?”简思明把包拿着,没戴眼镜就跟着一起走了。

    “你说的带汽油处理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嘘,这个不能让外人听到,一般人或许是会想要报警或者让疾病防治部门过去的,但那种东西用普遍的手法肯定也消灭不了吧。”

    “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那个夏恩吗?”

    “我不知道,是我没见过的生物,看样子那个设施里的所有人都死了,除了他们带回来的那个。”吉田在路上跟简思明描述了一下今天遇到的情况。

    “我知道了,他们害怕阳光直射,没准把屋顶掀翻了,更有效呢。”

    “那种事情普通人也办不到吧???!”

    他们边说边来到特护病房,萧涵帮他们开了门,里面除了夏目和白小桥之外,床上还放着一个裹着毯子的人。

    吉田进去后靠在门边。

    “简思明小姐,请做好心理准备。”

    萧涵等他们都进来就关上门,把简思明带到床边,打开毯子。

    “我找到taterana神尾了。但是她现在的情况很严重,项目先生也说没有办法,简思明小姐,你之前提到过的吧,魔法什么的,如果是魔法的话,是不是也可以治好她呢?”

    “你先稍微冷静一下,我先看看。”

    简思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毯子里。

    简思明也看到了从毯子里面露出的,看来是个女性的人,虽然她的状态没有之前吉田诉说的那么惨烈,但是依然非常可怕。

    “怎,怎么样???”

    萧涵拍了拍简思明的肩膀。

    简思明虽然被拍的肩膀,但是还是毫无反应,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简思明小姐,你还好吗?对不起,果然刺激还是有点大。”

    “啊,抱歉。”简思明听到了白小桥的声音之后,回复了神智。

    “简思明小姐,你精神看起来不太好啊,没关系吗?”

    “没事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不必在意,夏目先生有说什么吗?”

    “只是说她的生命迹象微弱,让她这么活下去太残忍了,但是我觉得活下去,才有希望找到治疗的方法。”萧涵的目光一直看向神尾。

    “产生症状的原因呢,比如说寄生虫之类的?”

    “寄生虫?啊,和她在一起的应该还有其他的人,状况比这个还要严重,那个时候夏目先生的确说了,他们简直就是为所欲为,改造宿主的身体来榨取养分之类的话。”

    “说来惭愧,我当时是不同意带回来的,因为都这样了,我没有自信让她继续活下去,本来以为她撑不到回来,没想到能够坚持到现在不做点什么的话,她还会继续虚弱下去。”

    夏目叹了口气。

    “我们还取了一些水槽的水样,也许也能检查出什么来。”

    简思明沉思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萧涵:“无论做什么你都想救她吗?”

    点头。

    “即使触碰不应该接触的知识也愿意吗?”

    点头。

    “她既然把我当做第1个朋友,在这个时候联系我,我也应该回应她的期待。”

    “好吧。”

    简思明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条。

    “这上面写着能去除某种叫做夏恩的寄生虫的咒文。”

    “那是什么虫子?我听都没有听过啊。”白小桥小声道。

    “因为并不是普通的物种。”

    “不是普通的物种,确实那种生物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使用的攻击方式也非常不合理。”

    白小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