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我该怎么办?

 热门推荐:
    “真的是十分感谢。”我向着水岛先生深深的鞠了一躬。

    他看见我鞠躬,知道我不是很擅长说话的类型,他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那小子我还挺喜欢的,而且很努力,如果能找到它的话,能帮我叫他回来工作吗?就说你还欠水岛一大堆研究资料呢,替我狠狠的数落一下他,真是的,工作都没法做了。”

    说完这些,他背过身子朝我摆摆手,似乎示意我可以走了。

    “会转达的,那么就先告辞了。”

    离开报社的时候已经5点了,距离萧涵他们出院还有三小时,我稍微想了想,还是先赶回藤泽家里把积木放进去了。

    6点的时候我回到了藤泽的家,把积木拼了,进去之后听见咔嚓一声,像是什么机关被打开的声音,我发现是最下面一排书架传出的声音。

    我移开了那排书,发现木板的下面有个一个隔层,盖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有两本书和几张手写的纸片。

    纸片上面,那是用日语标注出来的文章,我能够辨认出是藤泽的自己,内容是这样子的——

    【准备山金车花画一个宽约5英尺左右的五芒星,让受罚者站在里面,通过这个法术可以祛除某种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因为文章能够读懂,所以可以学会使用方法。

    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些书,我瞬间明白了,这是一种将夏恩,也就是夏盖虫族,从其宿主体内去除的咒文。

    我把纸条收好带着,暂时没有其他的想法,接着翻开书看看书。

    两本书都像歌剧还是戏剧的剧本,看起来有一定年代了,一本是意大利语的,甚至里面还收录着古老的乐谱,另一本是英语的,两本书上都被小心的贴着日语的小纸条,似乎是藤泽给两本书的名字的翻译。

    意大利语的写着《舒该安魂弥撒》,英文的书写着《奈哈格抄本》,我意识到是我熟悉的那种东西。

    不过时间已经不充足了,算了,还是将它放回原位吧,然后去看看其它刚才没有看过的房间。

    卧室显得很普通,略大的木质单人床和衣柜,衣柜里面都是一些看起来不算便宜的衣服。

    不过回头想想还是把书带走,找了点东西包了一下,然后就塞进了背包之中,然后出发去使临会。

    “我出门了。”

    “那条咒文,不觉得能联想到什么吗?井上先生的录音里,他一直表现的有人在跟他对话,但录音里只有他跟早见小姐两个人的声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在体内啊。

    书生的那个皱纹是会让这些生物寄生在使临会参加者的体内的咒文,参加过一次的萧涵先生在夏目先生的带领下做ct了,如果能从他体内拍到什么的话,我觉得我的推论就站得住脚了,你可以去问问结果。”

    说完之后,简思明闭上眼睛等待着吉田的反应。

    “不必问了,我知道的,简思明小姐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吗?或者外面那位萧涵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你想说你们被寄生了吗?”简思明眯了眯眼睛。

    “你想知道藤泽先生现在在哪里吗?”

    “当然的确也该轮到你来告诉我了。”

    “这里。”吉田抬起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腹部,接着指向门外的方向,“还有那里,不对,应该说现在都在这里了。”最后手指的方向停留在了自己大脑的位置。

    “果然吗?圣餐里面的是他啊。”简思明的声音很冷淡。

    “本来我还将信将疑的,不过你既然确信照片里面的人就是他,就八九不离十了,这也是我找你的目的之一,看来已经确认了呢。”

    “连你也要丢下我吗?我又要变成一个人,为什么,我应该再早点,我总是,藤泽,藤泽,你都回不来了,还想我做什么,还有什么意义?我不是圣人,也不是英雄,我没有理由,再去帮他们,我只希望,只希望你能够回来,但是现在,你又让我该怎么办?告诉我,没能保护到,没能保护到,没能保护到没能保护到没能保护到”

    简思明语无伦次地自言自语道。

    吉田注视着因为自己的话语而悲痛致的简思明,下定决心从包里拿出了手帕,整齐包裹着的那个小瓶子。

    “虽然今天江之岛说过,是临会上的是最后的份,不过更早之前我从他这里拿到了这个,我觉得应该交给你。”

    “藤泽?”

    “砸掉也好,喝掉也可以,因为是你朋友的东西,只有你能决定怎么用吧?”

    “啊,啊啊。”简思明用双手接过瓶子,颤抖地紧紧握住抱在胸前。

    “托他的福,其他人都很好的生活着,我也好书生也好,其他天使教的人也是,大家都因为藤泽先生的关系好好的生活着。”

    “好好的?大家都?那我呢!!!!!!我该怎么办?!!!!!你们做了什么!!!!!!”

    “别误会,我们没有对藤泽先生做什么出声,在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就是藤泽,所以你在教堂时提起有人的名字,他才会毫无反应。”

    “”

    简思明紧咬着嘴唇死死盯着吉田,然后终于有眼泪流了下来。

    “抱歉,跟你说了这么多残酷的事情。”吉田犹豫了再三,还是把手帕递了过去。

    简思明没有回话,也没有接过手帕纸是缓缓的,低头抱着瓶子继续安静地流泪,沉默了很久之后,颤抖着小声的说道。

    “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才好?”

    “我明白的朋友死掉的痛苦,全世界都只剩下自己的那种痛苦,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了,虽然不知道藤泽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的确拯救了很多人,你应该也想知道吧?”

    “告诉我吧你所知道的全部的关于他的”

    “如果在得知这样的真相后,你还肯相信我的话,作为回报我也会知无不言的。”吉田欲言又止。

    “对于把真相告诉我这一点我很感激,我们这种人迟早会这样,我早就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