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贱种【为我入地狱时大佬加更5/6】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贱种【为我入地狱时大佬加更5/6】

 热门推荐:
    因为事先和简思明的家人联系好了,所以她妈妈应该是在家的。

    简思明家在城镇的边缘地带,这里与邻镇接壤,是一块废地,经常发生地域争端,因而无论是道路还是房屋,都显得有些破败。

    越往前走,萧涵心中的排斥感就越强,胃中再次传来了绞痛感。

    “萧涵,你的脸色不太好,没关系吗?”

    董莉抚上了自己的后背,她的掌心中传来了温热的热度,渐渐安抚了萧涵的心情。

    “我没事的,我们还是快点去简思明家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

    “那个贱丫头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查的,我劝你们也是别白费力气了,那个杀千刀的凶手不是连续杀人犯吗?小心他找上你们,滚!给我滚出去!”

    “您不要激动最后一个问题,您最后一次见到简思明是在什么时候?”一旁的刑警有些不知所措,他询问道。

    “是三天前的晚上,我和我们厂厂长上床的时候,满意了吗?????!”

    仿佛刚刚的话耗尽了简思明妈妈的所有力气,她扶着破败的门框滑倒在地,掌心被门上的倒刺蹭了一下,留下血痕,她却毫不在意。

    她睁圆了眼睛,瞧着眼前的警察,有水珠的光芒在眼眶中滚了几下,但因为她仍然倔强地昂着头颅,那水珠并未凝结成泪滚下,突然她的嘴角扬起一个笑容。

    “贱人胚子的女儿当然没有好下场,可我们生来就是贱人吗?”

    “简思明妈妈似乎有点激动,我看我们还是下次再萧涵?”董莉退缩了。

    “不,我要去。”

    萧涵一步步的朝简思明的妈妈走过去,三天前,三天前,那天他晕倒了,时间上吻合,萧涵明白,这并不能证明这件事情一定是他自己体内的那个怪物做的。

    但是对这里熟悉又怎么解释,在某个时间段他的记忆出现了断层,如果另一个自己是杀人犯,站在这里的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这位学生你做什么?”

    萧涵蹲下身子,与简思明的妈妈平视着。

    简思明的妈妈有些迷茫,但目光中很快的有了焦点。

    “阿姨您好,我是简思明的同学,我叫萧涵,这是简思明的资料页,需要您签字,校方才有权利注销她的学籍,简思明紧急联络人一栏里填的是您的名字。”

    简思明的妈妈的眼睛眨了眨,泪水滴落在了资料页上。

    她在衣服上蹭了蹭手上的血迹,拿过笔,手却颤抖了起来。

    “我不会写字。”

    “我教您。”

    简思明妈妈名字的三个字,萧涵将手覆在她的手上,帮助她写下了这个名字,虽然歪歪扭扭,但总算是一笔一画完成的。

    “我,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真后悔生了你这个野种。”

    萧寒的心脏一阵疼痛,说不出话来,逃也似的,离开了简思明的家。

    地铁上,胃中的不适感再次袭来,萧涵扶着额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好想吐啊。

    好想吐啊。

    好想吐啊。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这种想法萦绕着萧涵的脑海,已经快把他压垮了。

    如果萧涵没有接近简思明,不,如果自己根本不存在,虽然艰辛,但这对于母女俩依然能够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吧。

    【与其活着,死了才更幸福。】

    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谁?!谁在说话!!!”

    整个车厢眼睛齐刷刷的向自己看来,然而萧涵的面前只有董老师,董老师递给他一瓶水,担忧的看着他。

    “萧涵,你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

    “不,我不要去医院,我想回家。”

    “好,你现在这样,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

    萧涵是被粥的香气叫醒的。

    如何回到家的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路过超市时,董老师买了一些蔬菜和米。

    到家之后他仍然没有余力招呼董老师,倒在床上就昏睡过去。

    “你醒了?来把这个喝了吧,白天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现在一定很饿吧?”

    董老师将一个白瓷小碗端在了他的跟前,是杂烩粥。

    “谢谢。”

    美食的香气熏得萧涵险些落泪,接过了碗趁低头喝粥时眨了一下眼,让眼泪快速滴落在碗里。

    “慢点吃,没事的,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董老师的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有时只是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却可以安抚萧涵焦躁难安的心。

    喝完一整碗之后,食物的能量充盈在四肢百骸中,感觉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完好的照顾。

    董老师在一旁撑着下巴看着自己,自己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呃,董老师,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呃,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到了我自己的爸妈妈妈之前经常给爸爸做杂烩粥,每次爸爸都吃的狼吞虎咽,就像你一样,但有一天妈妈不在了,爸爸只能靠自己做杂烩粥了。”

    “或许是他烹调的方法有问题,我吃完之后总是闹肚子,哈哈。”

    这是一段悲伤的回忆,可董老师却是笑着说的,或许对她来说这些不过是美好中的一些小插曲吧。

    突然又觉得一阵困倦,萧涵再次睡了过去。

    【安眠药起效了吗?】

    【董莉轻柔着抚着萧涵的脸,像是母亲在抚摸着沉睡的孩子。】

    【“萧涵你太温柔了,以至于对外界一直缺乏着警惕心,南宫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关于生本能和死本能理论,只要安抚了你的生本能,让他陷入我已经安全的心理状态,就能为死本能的出现创造可能。”】

    【“白狼你在吧?”】

    【一双手箍住了董莉的脖子。】

    【“什么时候发现的?”】

    【被戳穿以后,白狼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惊慌,审讯猎物是白狼的强项,他一点一点的收紧箍在董莉颈项上的手,让空气慢慢的流失】

    【他看着董莉的脸因缺氧变色,却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恐惧求饶的表情。】

    【董莉的手环上白狼的背,她的眼中流下生理性的泪水,却是微笑着的。】

    【白狼的心中一阵烦躁,推开董莉。】

    【“在你杀了简思明之后,我就已经注意到了。”】

    【“那你应该知道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你就无法踏出这个家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