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生死本能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生死本能

 热门推荐:
    “但是去年她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和我说话,对生活也失去了希望,只想一心寻死。”

    “这样啊不过你在我这里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萧涵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这阵子把我每天的自行车弄坏的人就是你吧。”

    “不是我。”

    “我昨天特地把车子藏在了角落里,当时只有你知道。”

    “我说了不是我,你真的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的车是你自己让南宫破坏掉的。”

    于凡的话让萧寒有些奇怪。

    “你说什么啊?”

    “算了,反正我一直在你身边,见识到你太多古怪的行为了。”

    于凡拿出双肩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贫困生资料册,是我从你书包里找到的。”

    “但是昨天在办公室,南宫已经交给老师了啊?”

    “鬼知道南宫手上那本是从哪里来的,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你知道为什么老师和你要这本资料册吗?”于凡顿了顿,“因为失踪的学生都属于学校的贫困生,包括我的那位朋友。”

    他把贫困生手册狠狠的摔在地上。

    “你自己用这本资料册私底下和失踪学生们的联系的事情,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萧涵俯下身子拾起那本资料册,拍了拍上面的灰,“上面资料确实是真的,现在也不能确定这本书是拷贝还是会长那一份是拷贝,总之这份我先收下了之后会交给老师的。”

    “等等!那本资料册还给我!!!”

    “是你自己扔到地上的——”

    他不由分说的冲萧涵挥来了拳头,结结实实打在他的下巴上,萧涵的手一松,资料册掉在了地上,他迅速拾了起来。

    “这个东西绝对不能交给你。”

    萧涵撑着脑袋都能下来,眼前一黑,意识逐渐模糊。

    “你就是白狼吧。”

    他嘀咕着萧涵听不懂的话。

    白狼?那是什么呢?

    萧涵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又是那个熟悉的医务室,天已经黑了。

    他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

    南宫和上次一样,坐在他躺着的病床旁,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总觉得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萧涵的眼眶里来回流淌着泪水。

    “你很难过吗?”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连为什么难过都忘了,然后忘记这件事本身也让我很难过,好像自己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难过是当然的,是谁都不喜欢被讨厌,讨厌是一种比喜欢更长久的情绪,只要讨厌一次就很难再扭转影响,而且就算喜欢的情绪维持很久,也会因为很小的事情转化为厌恶的情绪。”

    “我根本不知道,你每次都把事情说的那么复杂”

    萧涵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已经胀痛的脑袋。

    “所以说讨厌很容易做到,但喜欢不一样。”南宫轻轻地抱住了萧涵,她的身体并不温暖,但是萧涵的心此刻却受到的触动,“怎么样?会好受了一点吗?”

    南宫抚摸着他的头发。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因为喜欢啊。”

    她的身体上传来的香味,似曾相识的香味。

    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啊,这是什么感觉?是花田吗?是流淌过的溪流吗?是透过树的缝隙照来的阳光吗?好舒服啊,好像要被带到另一个世界似的。

    不,不可以沉浸在这样的感觉里。

    萧涵轻轻地推开南宫。

    以后再互相拥抱吧,但至少不是现在。

    “我真的没有和你深入交往过的记忆,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记忆至少是在这个案件中,所以萧涵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萧涵是在认真的问我妈,那我也认真的说说看我的看法了。萧涵知道生本能和死本能吗?”

    “是弗洛伊德吗?弗洛伊德的理论?”

    不知道为什么,萧涵就是记得这点,但他并没有读过任何关于弗洛伊德的书的记忆。

    “所有生命的目标都是死亡。”

    南宫看向窗外的皎月。

    啊,这是叔本华说的,但叔本华又是谁?

    “萧涵,喜欢初春的嫩芽和日出的朝霞吗?是啊,那是当然的,每个人都有像秩序和谐快乐境界发展的美好愿景,这就是生的本能,但是啊,生命必然伴随着死亡。”

    死亡本能

    为什么这个名词这么熟悉呢?

    “死亡本能,所有人类从温暖平静的子宫里诞生,也倾向于回到那样的平静的状态,前生命状态,向内投射的死亡本能表现为自残和自杀,向外投射的死亡本能表现为攻击和侵略行为。”

    “我既没有自杀冲动,也没有攻击他人的冲动。”萧涵怔了怔。

    “是吗?但是人是没办法摆脱死亡本人的,我们成为学校里的干部也就是死亡本能啊,身份上的优势就是我们攻击的手段,萧涵没有过类似的想法吗?”

    “不,我并不是为了攻击别人才当上班长的。”萧涵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稍微有点羞愧,“但倘若说成是自我防卫,或许是有可能的,我是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家庭的不幸而被排挤,所以我每次都会同意担任班长的职务,倘若不这么做,我就会成为班级里的异类,我根本不想活得那么累。”

    “人和人是永远不能互相理解的,也无法相互温柔相互对待,因为我们是人类,所以我们逃离不了彼此伤害的命运,毁灭的尽头,那永恒的平静,是所有人类的归宿。”

    “如果现在你代表生的本能,那么拥有和我在一起记忆的那位萧涵,大概代表着死亡本能吧。”

    诶????

    她在说什么?

    有两个自己?

    什么意思?

    怎么会?

    萧涵回想起那个狼人面具的杀人犯。

    不可能!!!!自己在想什么蠢事!!!

    “嗯,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通。”南宫看着萧涵慢慢说道。

    确实最近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以及时常发生的失意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啊我突然想起了,好像还有事情要做,对了,谢谢你今天早上帮我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