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二章 遗书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二章 遗书

 热门推荐:
    “假如你对未来还有一丝美好的期待,请相信我们,也相信自己,先停下来吧。”

    星晚独自抽泣的声音,夹杂着乱序的道歉,雨若瞟了他一眼,把视线移向了各位。

    “老师们之间的关系和同学们之间的相比,好像也只会显得更加复杂,明明老师们都已经是大人了,是负责教导我们的人,还会像这样吵起来,没法达成一致,这样一想,感觉好像和同学们发生矛盾,也没那么奇怪了。”

    “我依然想要尽快摆脱痛苦,也想变得开心,一想到痛苦原来是真的是需要一直留在自己这里的,就感觉到害怕。”

    然后哪怕是在面对星晚和摔倒时,也只是咬着嘴唇板着脸的她突然哭了。

    “但是好像不管我选择哪一种方向都有,老师是站在我这边的,一定有人能成为伙伴,这还是第1次,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好讽刺。”

    “我会好好考虑的,至少在这里,我不会对星晚在做什么。”

    萧涵蹲下来拍拍雨若的头。

    “谢谢你。”

    龚子松了口气:“你很了不起,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你真的很了不起。”

    田月依然是那副看戏的表情,等待众人对话完之后,他看了一眼喻宛。

    “相比这种无穷尽的校园纠纷,我的结论倒是简单多了,你是被阿涵彻底讨厌了,虽然我也是。”

    “因为他之前是被狩猎的那个位置嘛,你就当这是他抒发自己压抑情绪的手段好了。说的再好听也总归是要排遣自己心中压抑的不是吗?尤其是你还站在这里。”喻宛笑得爽朗。

    接着猫头鹰也开口了,像是岩石般在这一刻突然用起了欢快的语气。

    “拿到下一把钥匙了吧,走走走走走,耶,恭喜拿到钥匙!”

    “走!”喻宛拿猫头鹰的头当球一样左右手来回传球,打算出门后去走廊尽头。

    龚子交代了宝木,稍微照顾一下两位同学。

    “我不清楚老师们遇到什么时间已经长到任何伤口都无法愈合也说不定,但是我觉得要帮助就帮助雨若同学,还来得及。”

    “我会看着它们的这里正在发生不得了的事情吧,哪个方向是更好的,老师们通过行动来证实的话应该是最好的,我们还只是学生,我个人会倾向于将老师们的言行作为参考。”

    “有人准备了这种地方多半是需要老师们做出什么选择,我有预感那个时候会来临之后,也请老师们小心。”

    龚子点了下头,跟着其他老师过去前往走廊尽头。

    “那么先麻烦宝木同学了。”曹玉拍了拍宝木的肩膀。

    猫头鹰的头在喻宛手里被甩来甩去,发出呜呜哇哇的声音。

    通过了4次考验的老师们,现在在这先有美术室的钥匙,来到走廊尽头,简约没有再像刚开始那样走在最前面,而是随意的跟在后方。

    这次玻璃那边的景象中出现了曹老师的身影,他正靠着美术室的门,看着走廊,景象中并没有千夜。

    过了一会儿,众人发现了他。

    他一个人在走廊里走着,只在一瞬间就经过了美术室的门口,似乎此前曹老师的视线前方就是他。

    然后曹老师出了美术是支持他走了过去,似乎是在小心的保持距离之后,两个人的身影都完全不见了,就是这样的画面。

    “千夜君”

    龚子老师默默的说道。

    曹玉叹了口气,去开美术室的门了。

    他们打开了美术室的门,能看到在空无一人的美术室深处有一块立着的画板,画板上面似乎写着什么。

    喻宛心情很好的带着那只猫头鹰进入美术室。

    靠近之后可以看到画板的旁边有一只小蜘蛛在结网,而纸面上用红色的字写着。

    【有某位自称是这孩子的家人,这孩子一个人也很可怜,请让这孩子和对方见一下吧。】

    在这孩子三个字下面还画了一个指向小蜘蛛的箭头。

    喻宛起了体育馆的里面,被蜘蛛网糊脸的经历,他顿时不敢再去看他。

    另外三位老师都在旁边的绘画道具中看到一个小箱子,拿起来轻轻摇一摇,能听到里面有什么响动,感觉像是有东西在里面。

    箱子上面还有一行字。

    【我在寻找家人,好想和对方见面。】

    这个箱子上没有锁孔或者输密码的地方,只有直径大约两厘米的一个小洞,似乎可以把什么塞进去。

    “到现在为止已经拿到各种提示了,老师们也等急了吧,这次是超级优惠大服务,只要照着里给的线索做一件小小小小的事情就马上能获得千夜的遗书,要做的都已经写在这个盒子上了!”

    然后猫头鹰的头沉默了,好像是觉得自己已经说完了。

    “看起来可以把什么东西塞进去。”萧涵指了指那个洞。

    “比如说猫头鹰的嘴?”喻宛插话。

    “塞不进去的啦!!!!!”

    “是吗?真可惜啊。”曹玉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说起来鸟是吃虫的吧,说不定里面有蜘蛛爸爸,给它叼出来就能和小蜘蛛团聚了。”

    “里面是不是有钥匙之类的东西?”龚子猜测道。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有遗书!”

    不过箱子里的动静听上去明显不是叠好了纸之类的,是某种比纸重而且还不太大的物体,听着也不像钥匙。

    “但感觉里面好像里面也不是信?”

    “信件被好好收纳了起来呢!”猫头鹰右卫门摇头晃脑的说道。

    “所以这道题的意义是让蜘蛛见家人?还是自称的家人?”

    “很好奇里面有什么吗?很好奇的吗?很好奇的话,把手指放进去就知道了!”

    “是吗?那你的鸡翅能放进去吗?”从头到尾喻宛似乎都在和猫头鹰搭话,看来他对其他老师有一种很强烈的抵触。

    “喻宛老师就算退一万步讲,我的翅膀有触觉,塞进去之后什么感觉我也不会告诉你,不要再想着耍花招了!”

    “我对你这么好,这点小忙都不帮我吗?”喻宛捏了捏猫头鹰。

    “那不就等于直接让我告诉你答案了吗?我一开始就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