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一章 腐朽到无可救药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一章 腐朽到无可救药

 热门推荐:
    “星晚,你过来。”萧涵对他严肃地说道。

    “我,我可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雨若同学!不要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君不悔都死了,不,不要杀我!!!!!”

    星晚注视着雨若站了起来,摆出随时准备后撤的姿势,不敢靠近。

    “我们都看着呢,她不会杀你,过来。”

    喻宛笑了一声。

    “萧涵老师刚刚不是也说了才意识到法律根本不是保护弱者的东西吗?你看雨若同学被欺负了,老师们只会说,你不能变成欺负你的人的那种人。”

    “但是对于欺负人的人又没有什么严厉的手段去制止,甚至在他们欺负人的时候都不能发现,冠冕堂皇的说自己要保护自己的学生,但从头到尾说的都是废话,你们以为就这么两句漂亮话能让欺负人的人洗心革面吗?”

    “不能满足他们就不会停手,就算这次道了歉又怎么知道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不会再欺负人呢?”

    说着,喻宛大笑出来。

    那个样子看上去分外让人恶心。

    “你住口!”

    萧涵对喻宛一反常态地大声呵斥道。

    “你明白什么!!满足了他们也不会停手的,因为本质烂透的人就是烂透了,但星晚不是那样的,君不悔也不是,倘若你一直坚持着这么这种观点,那么我也只能认定喻宛你也和那个田月一样,腐朽到无可救药了!!”

    “无法保证一次就解决,无法获得永远的安宁,但因为这样就要放弃做一个正义的人吗?倘若每个人都这样想,世界就会坏掉也没有关系嘛,向着混沌社会的人也只能说本身就是身处于秩序之外的渣滓罢了!”

    “呵呵,你可以自己选择这样一条辛苦的道路,但你不能义正,辞严的要求所有人做道德卫士。”喻宛冷笑一声。

    在大家的针锋相对中,星晚试图挪过去去道歉,这次雨若冷冷的注视着他。

    “世界就会坏掉吗?那我告诉你,你这种人才是少数!”

    “就算我是少数派也没关系。”萧涵冷言。

    “你没懂我的意思啊,萧涵老师就算你讨厌的人再多,世界也不会因此坏掉。”

    “我不必和你们这样的人互相理解,正因为少数才有坚持的价值,我没有义正词严要求所有人像我一样,但我是老师,我必须对学生的教育负责,倘若他们最终选择的是犯罪道路,我也会尽自己所能去阻止他们,要是我就这么输了,那就这样好了,总比变得和你们一样好。”

    “弱肉强食不是大自然的规律吗?就算搞再多的法律规矩来约束都是表面而已,就连法律本身都是上位者制定的,看看星晚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会道歉吗?只有雨若同学站在他的上位,他才能这样哭着老实听话!”

    “星晚同学,你真的明白自己错在哪个地方了吗?”龚子插话道,“因为胆怯和害怕雨若同学,你才做出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你现在看到自己的懦弱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想看看她可以接受到什么程度,君不悔也说没关系的,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知道,因为我没有为她着想,对吧?我不会做这种事情了,真的,真的对不起!”星晚哭着。

    “你这样空洞的说不会再做了,就算是老师也没办法相信你。”

    “呜哇哇那我要怎么办?”

    萧涵拍了拍星晚:“我也不会对你说,知道了错就好了的,这只是开始。”

    “雨若同学我知道你非常气愤,但就像萧涵老师说的,你如果认同这些弱肉强食的逻辑,只会陷入更加可怕的深渊。”

    这次雨若对龚子老师迷惑又困惑地发问了:

    “那么要怎么处理自己的痛苦,就算其他人妥善的对待了星晚,我自己呢?为了避免未来变得可怕,而不在现在获得解脱,那过去和现在的我所产生的想法和心情,他们会自己消失吗?”

    “什么时候才会消失?”

    喻宛看向雨若:“他们对你说的和法律有什么区别呢?只会告诉弱者要忍耐,坏人早晚会得到惩罚,但事实上那些欺负别人压榨别人的人永远活得比别人好,因为他们抢走了本该属于其他人的资源,而那些被剥夺了一切的人呢,很多人还没有长大就已经死在了角落里。”

    “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看你的样子,我更坚信自己没有变成这样,真是太好了。”

    萧涵用有些怜悯的眼神看向喻宛。

    龚子蹲下来,握住雨若的双手:“老师不想说什么,原谅之后就会忘记的话,要不要原谅星晚是雨若同学自己的事情,也许你的想法和心情一生都不会消失,但是你现在才15岁,你还会有很多很多年的人生,也许在那些人的人生中,你会遇到更多让你快乐的事情。”

    “不要因为星晚的错误关闭了你今后人生的其他可能性,我只是想这样劝你而已,星晚的事情老师们会努力解决,我也不敢说请你信任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雨若同学我知道你一直被欺负很不甘心,我也非常抱歉,我并没有能够及时注意到你的异样。”曹玉蹲下来在旁边也开口,“你可以选择听大家的话,也可以选择不听,但我希望你不要只被自己的想法或者别人的想法束缚住,若是沉浸在过去,那只是在感受痛苦,你喜欢品味过去的痛苦吗?”

    “请不要那样做,因为只是品味痛苦,过去并不会对你有太大的帮助,你需要做的只是打败你自己的这份痛苦,你还年轻,你还可以获得其他的快乐,你可以去追寻合理的快乐。”

    “雨若同学。”

    萧涵对她温和地说道。

    “老师我也曾经和你一样,所以对于处理痛苦也算是经验者,那么我告诉你,痛苦他不会消失的,但他会变成动力,这份动力会让你得到更多凌驾于那之上的东西。”

    “比如成为你们的老师,看着你们的时候,我总觉得也多少能够拯救过去的自己,假如你对未来还有一丝美好期待,请相信我们也相信自己,先停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