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章 拘束和保护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章 拘束和保护

 热门推荐:
    不知道为什么在解放眼部拘束后,她的目光最先朝向的是喻宛老师那边,然后又歪了歪头。

    “?”喻宛看着雨若。

    雨若同学的手上倒是没有雕刻刀,曹老师捡起钥匙之后,关心的拉了她的手:“雨若同学感觉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还好。”

    雨若看向曹玉的时候,表情显得柔和了一点,然后继续转向喻宛。

    “之前一直能从喻宛老师说话的方向听到另一个声音,但是现在听不到了。”

    “你是说这只鸡吗?”喻宛拎起猫头鹰晃了晃,“不过现在只有头了。”

    “是猫头鹰右卫门!不是鸡哦!”

    雨若摇了摇头,旁边的宝木在雨若开始说话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她。

    “有个声音在说,想从这里出去,不认识的声音,也不知道是男是女,但现在没有了。”

    “雨若同学是会通灵的那种吗?”

    “我相信自己应该没有这种能力。”雨若死死的盯着喻宛。

    “看着就像有。”

    星晚小声嘀咕了一句,又背宝木雪瞪了一眼,而雨若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那就奇怪了,刚刚我倒是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不管怎么样,雨若同学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就好了。”

    “曹老师。”萧涵弹了一下星晚的脑门,然后示意旁边的女老师问问他雕刻刀的事情。

    “你身上除了那个钥匙还有带什么东西吗?是失去意识之后醒过来就在这里吗?有没有觉得头疼或者胃疼的感觉?”

    “对,我醒来就在这里。”

    雨若沉默一下回答道,然后她突然站了起来撞开桌椅,直接朝着旁边的星晚冲了过去。

    藏在袖子里的雕刻刀,此时也划入的手掌被牢牢握住,眼看就要对那边的男生挥过去,但位置在两人之间的宝木雪就像是早有准备,敏捷地伸出手,扯住了她的衣服,于是雨若一下子就因为失衡而摔倒了。

    雨若就这么趴在地上没有下一步动作,一时间只有星晚大惊小怪的大叫声。

    “她要杀我!她要杀我!我就知道之前早上就看到她感觉不对劲!那个眼神就是要像杀人一样!果然!果然!”

    曹老师一边喊着雨若的名字,一边去拦住她。

    萧涵见状,立刻站到星晚的前面:“雨若同学!不要做这种事情。”

    喻宛走过去,扶起她,拿走刀。

    雨若似乎并没有晕倒,缓缓抬起头的雨若脸上仍然有着愤恨,她愣了一会儿,看向被喻宛拿走的雕刻刀表情转为了失落。

    “之前有人告诉我说这是机会,所以哪怕刚才他在大呼小叫的时候,把所作所为讲的轻描淡写,我都忍过来了,要是被老师们发现,我还戴着雕刻刀的话一定会想拿走,这明明是最后的机会了!”

    “太过分了,我好不容易下了决心!”

    “这是机会?猫头鹰也说过这句话呢。”龚子老师扶着雨若看向了喻宛老师手上的袋子。

    “杀了人就不能挽回了,但是你可以揍他。”

    “揍人也不可以,不能让自己变得和那些人一样。”萧涵顿了顿。

    “那要怎么办?不管别人做过什么都要忍耐吗?我怎么可能做得到!我怎么能够做得到?!”

    “雨若同学并不是让你忍耐,但是你也不能为了坏人而赔上今后所有的人生吧。”龚子欲言又止。

    “雨若同学,星晚同学可不是模型哦,不能物理解体重做,你可以选择不忍耐,只是你选择反抗的方式有点不太对劲。”

    “人不是有自愈能力吗?只要不解体不就行了。”

    喻宛听了曹老师的话语,笑着接了一句。

    萧涵听到雨若的话叹了口气,稍微欠身看着她说:“我无法说出让你忍耐这种话,但我知道伤人或者杀人是不对的,比起被别人欺负想到自己会和变得跟他们一样,这件事更让我恶心。”

    “现在老师们都在这里了,我看到了出去不会放过这小子的,但是现在请你不要做出会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情。”

    “不会放过是什么呢?萧涵老师连被欺负的自己都救不了,还要让自己的学生学着忍耐吗?”

    喻宛笑着瞥了一眼萧涵,跟雨若说着悄悄话。

    “如果你杀了他,你就要一辈子活在她的阴灵里,还不如揍到他,害怕你,恐惧你一辈子活在你的阴影下,他现在害怕的样子难道不好看吗?”

    说完,他便起身笑着离开了。

    喻宛靠近雨若耳边对他说了几句话之后,雨若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愕,她扫了一眼星晚,又在听了萧涵老师的发言之后望向他。

    “不是我亲自来的话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那出去之后我可以打他吗?”

    “可以哦,不是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吗?你就是打伤了他也不过是被口头教育几句罢了。”喻宛笑着道。

    “我不会鼓励你这么做的,也无需理会喻宛老师对你说了什么,他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萧涵冷冷的道。

    旁边的宝木雪用不像小孩子的严厉口吻插话了:“喻宛老师,你在说什么?法律不仅仅是保护,也是约束,如果鼓励这种过激的私下解决手段,规则和法律的立足点就崩塌了,越过拘束,只接受保护,这样太狡猾了!”

    “宝木同学啊,只接受约束的人就只能一直受伤。”

    喻宛现在有些不太对劲。

    不仅仅是萧涵,连龚子和曹玉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雨若同学你要知道处理事情,讲究的是对人对事,一个雕刻它变得让你觉得不对劲了,是可以解体重做的,但人类不太一样解体的话,要重做的难度很大,而说句实在的,这会直接影响到你的本身,所以只要不解体”

    雨若听着大家的话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龚子看了看雨若,然后朝向缩在萧涵老师身后的星晚。

    “星晚同学你一直躲在萧涵老师的后面,这件事本身的起因根本就是你,还有你现在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不是要像雨若同学认错吗?”

    “星晚,过来。”

    萧涵对他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