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三章 表达过好意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八十三章 表达过好意

 热门推荐:
    宝木同学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下光亮之后就立刻冷静了下来,看上去非常的反常,但喻宛还是自言自语的夸奖着。

    真不愧是我自己的学生啊。

    “宝木同学虽然这么问有些不合时宜,你今天想找老师的说的是什么呢?”

    “你冷静的慢慢说就好。”曹玉在旁边给它打无用的气。

    她对曹玉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了十分清晰的诉说。

    “我想问千夜同学在社团里的样子是不是有异样,本来也打算去找萧涵老师问问。”

    “不过刚才听到老师们也在询问,星晚同学关于千夜同学的事情,大概喻宛老师和萧涵的老师答案也被其他老师问过了吧。”

    “宝木同学和千夜同学在社团的时候关系如何呢?”欲望询问道。

    “我和千夜同学吗?普普通通,但是我觉得他对人挺好的,坦白说我找各位老师是因为对于千夜同学的死因有疑问,我们是同学,所以我觉得必须了解她的死因,不能让他不明不白的死去。”

    “我个人觉得并不仅仅是家庭或是学生之间的问题,但不知道是真正原因,所以才想多问问其他老师的意见。”

    她看向了龚子。

    “老师也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龚子老师和千夜同学是什么关系?我经常观察他,知道他在去过保健室后之后会显得情绪格外的好。”

    “千夜同学的确表示过对我有好意”龚子顿了顿。

    “表达过好意,那你拒绝了吗?”曹玉瞪大了双眼询问道。

    “肯定是要拒绝的吧。”喻宛摆弄着自己手中的竹刀说道。

    “你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吧?”

    众人很认真的看着这位保健室的老师。

    “我拒绝过他了。”

    “他被你拒绝后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嘛,我觉得他不像是会为了失恋而走上绝路的学生。”萧涵皱了皱眉。

    “拒绝过,就是在那之后他还再次表达过吗?”

    曹玉打算追问出一个具体说法的样子了。

    “这是青春期经常有的对成年人的憧憬吧,可是我不是个合格的成年人,没办法帮得了千夜同学,最后”龚子顿了顿,“对不起曹老师,您的追问毕竟涉及千夜同学的隐私,他现在已经不在了,我不想他不在之后被猎奇的目光困扰,能请您不要再追问了吗?”

    “这样啊”曹玉欲言又止。

    “那龚子老师知道他是学生作为教师,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对吧?”

    宝木雪没有追问龚子老师,看向了其他人。

    “抱歉,我曾经怀疑过,老师们在这里听到老师们声音也是满心疑虑,总想着如果我能早点发觉,说不定就能从谁的手里救出他了,我知道,曹老师也会打量千夜同学,本来也准备问问曹老师的。”

    “嗯,我会打量他的,这很正常嘛,他一般不会和别人说心事的样子,我一直很担心的。”曹玉顿了一下。

    “这里适合千夜同学有关的地方吗?如果不是有个奇怪的声音会叽叽喳喳的说着话,我就会觉得老师们是绑架我们的人了。”

    “是吗?宝木同学心思缜密也很大胆,这种怀疑不无道理。”龚子看了一眼这位冷静的女生,“我们也是突然发现自己在这里的,其实我们现在并不确定这里是否跟千夜同学有关,不过我也没有办法说明这种感觉,这里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古怪部分。”

    “如果这里和千夜同学有关,那雨若同学呢?”

    “等我们解救了雨若同学,可能就能知道了。”喻宛看了一眼那个少女,“既然千夜喜欢老师,如果这件事情被其他人发现了呢,是否也可能因此引发什么呢?”

    “这样的话的确有可能造成同学之间的隔阂,既然宝木同学能发现,其他同学自然也”萧涵叹了口气,“对了,宝木同学有没有和其他人讨论过千夜同学的事情?”

    “我也问过a班的几个人,但大家都说和千夜同学关系并不亲近,虽然千夜同学看起来好像经常走神,我也觉得他不是勉强自己来学校的。”

    “我认为他在学校里面对别人显露出来的不是疲惫和排斥,只是不知道如何难以集中精神,所以也曾怀疑是不是他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

    她又看了一眼龚子老师。

    “龚子老师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喻宛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没有插话。

    “我不知道,虽然他说过,但是检查过之后没有任何的病症,而且他也说在保健室的话就会感觉到精神好一些,所以才经常来保健室,刚刚宝木同学你也说到了,他在保健室休息过后就会变得稍微更有精神一点。”

    “尽管那孩子经常一个人,但既然他会喜欢上别人,就说明不是对世间毫无留恋,我更加疑惑了,千夜同学真的是自杀吗?”萧涵皱皱眉。

    “我觉得他不是会自杀的人。”龚子低下头闭着眼睛。

    “总该不会是他杀吧?”

    萧涵看向田月:“警察那边当真没有发现任何蹊跷?”

    “我只是接到了来为自杀事件进行收尾这种安排实践,结果是因为坠落而死,这点是没有错的,因为记录有遗书,所以被定为自杀没有证据上的一点也没有接到家人请求,不会进行其他可能性为前提的事情。”

    “没办法了,我们继续去看看别的房间吧,既然已经把拿到了保健室的钥匙。”萧涵叹了口气。

    “好,那你们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着哦,有事情就大叫。”

    听了曹玉老师的话之后,宝木雪点了点头,而星晚依然在瑟瑟发抖。

    “振作一点。”萧涵走之前捏了捏今晚的肩膀。

    星晚的肩膀稍微停了一下,再萧涵老师松开手之后又慢慢的耷拉了下去。

    临走时可以听到宝木用并不温柔的冷静语调,开始试图安抚星晚让他停止牙齿打颤。

    【以下公布关于喻宛老师的秘密。】

    【他是体育老师,也是高一b班的班主任再登场,老师正是新人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