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二章 集体绑架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七十二章 集体绑架

 热门推荐:
    学生们一看到喻宛老师,就闹哄哄地喊着,欢声笑语地进行了,热烈欢迎。

    “那我们相约放课后?我回教室了。”

    喻宛对身旁的龚子眨了眨眼睛,转过身,跟自己的班同学打起了招呼。

    见到班里气氛这么活跃,龚子不禁喃喃自语。

    “不愧是喻宛老师的班级呢。”

    既然高一b班也去早会了,自己也不方便进去就转身离开了。

    喻宛摸了摸最近的男生的头:“我也很想大家啊。”

    被摸头的那个男学生很得意的对其他人说:“你看我就说还是我和喻宛老师的关系最铁了。”

    其他人都很自觉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那么大家坐好,我们要开始早会了。”

    “这次停课想必大家也知道是为什么,老师就不绕弯子了,如果大家平时有什么烦恼一定要跟老师说,虽然你们这个年纪很多时候会觉得事情可以自己解决,但需要的时候不要害怕开口之后还有全校的集会,等会儿我们要去体育馆集合,在这之前大家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说。”

    就算提到事件,大家反应也很平淡,说只知道他是隔壁的,也有人说出事之前都不知道那是谁,不过大家都对喻宛表达出了信赖。

    喻宛安抚了一下大家,表示不希望大家被这件事情影响,如果有烦恼可以来找老师。

    开完早班会后,他们就直接去体育馆了。

    另外一边,曹老师回到美术室的时候,注意到里面有个人影已经是早会时间了,但好像有什么学生在里面偷偷寻找着什么东西。

    “谁?”

    曹玉说着先把门关上了。

    “现在不是早班会时间吗?在找什么东西吗?”

    这个学生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人被打招呼吓了一大跳,接着转头看向曹玉,她认出这是高一c班的学生。

    “那个,对不起,我是想借下工具。”

    雨若,一个上课时总是给人阴暗印象的女学生。

    “之前在美术课做的作品,嗯,我想把那个作业解体掉,是用粘土做的,以自己的手做参照的模型,做的太糟糕了,感觉很羞愧,下次我会重新做的。”

    她主动解释的起来,曹玉看到她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差。

    “那我替你找吧,其实还好了,东西会越做越好的,多努力就会精致些,如果有什么不明白要什么改进的可以问问我,你的脸色很差,没事吧?”

    “你先到那边坐着,看着怪让人担心的,也可以自己去那边倒茶喝一下。”

    雨若忐忑的坐在旁边,张望起曹玉的动作。

    “我没事,老师,雕刻刀或者剪刀就可以。”

    “给你,说起来,早班会时间你溜出来真的没问题吗?”曹玉给她找了一把雕刻刀。

    “我马上就回去。”

    她接过雕刻刀,小心的收好了。

    曹玉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女生,她感觉她看起来有点类似于急性中毒的症状,不过也没有那种吃了各类有名毒药的明显特征,让人猜测难道是吃坏肚子了吗?

    雨若在看到曹玉打量的时候,只是把头压得更低了,接着向老师道歉就打算离开。

    “你的脸色看起来真的很不好,今天有吃什么东西吗?”曹玉握住她的手腕,凑近了点观察,“果然还是在你先去到保健室休息一下吧,你的班级那边我会代替去和班主任说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曹玉一握住她的手腕,她立刻浑身僵硬得要把手抽回来,这次倒是很明显是紧张。

    “不,不用,我真的没事的。”

    “我可不能看着身体不好的学生去勉强自己,早班会之后还有集会,你这个身体情况我觉得不一定能够坚持得住集会的长篇大论。”

    曹玉顿了顿。

    “还是不想去保健室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也好,我去保健室给你拿点药吧,那这样可以接受吗?”

    雨若露出有点迷茫的表情看着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表示那就留在这里休息好了。

    早班会结束,教师和学生全体即将集合到体育馆。

    高一a班的学生大多数都显得很安静,而高一b班则是看起来很有精神,不过在高一a班的队列里有和班级气氛格格不入的学生,经发的男生对旁边的人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叽里咕噜的说着话。

    然后那个金发男生一看到曹玉的身影,隔着一大段距离就立刻直接大声的叫住了她的名字。

    “喂!曹玉!看这里,来个饭撒啊!”

    似乎是在扮演偶像和粉丝的感觉。

    “?”

    不是很懂年轻人,于是曹玉对那边笑着点了点头。

    龚子有些惊讶的看了看这么吵闹的学生。

    而萧涵立刻快步走过去,拿卷起来的书本,敲了一下他的头。

    一旁的高一b班班主任看着萧涵的样子,没好意思笑出声。

    “哦,没想到真的能成啊,好搞笑——好疼!暴政老师快住手啊,这样我就只能去保健室了啊,龚子老师也在,我需要治疗。”

    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头,还顺着就向龚子搭话了。

    “喜欢的话请私下应援,不要在公开场合吵闹,就算是粉丝也要讲规矩的,回去去队里站好。”

    萧涵冷冷的对那个学生撇了撇头,示意班级队伍的位置。

    第1次扮演老师还真是有点不习惯。

    “如果真的受伤了,老师当然会好好治疗你的,不过我看萧涵的那一下手下留情了不少。”龚子微微一笑。

    他回到队伍里,有点吵闹的,但估计还是跟着队伍前进了。

    喻宛和龚子都被这个吵闹的学生吸引了注意力。

    而萧涵已经习惯他了,他看到在体育馆的附近的位置,校长在和一名穿着一身黑西服的30岁左右的陌生男性在说话。

    看起来态度挺严肃的,不是像在说笑的感觉,因为距离比较远,所以无从得知谈话内容,他们对话了一会儿就进入体育馆了。

    萧涵稍微留意了一下,感觉待会儿集会上那个人也会出现。

    难道是警察?

    接着全校学生和全校教师都聚集在了体育馆,校长一走到讲台前,吵闹的学生也收起了声音。

    校长开始说明自杀的学生情况,大体和在会议室里说的不差。

    “他的死也有可能不是不幸的意外事故,各位同学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和我们老师商量。”

    为了不让学生感到不安,他谨慎的选择了用词语言,很有礼貌地进行了说明。

    不过这些话归根结底都是校方应对水平肯定的话。

    萧涵微微皱了皱眉头。

    校长就这么进行着说明,然后各位老师突然感觉后排传了一些杂音,有别的老师快速走向台上的校长对他说了什么

    校长听了之后表情一瞬间感到有些疑惑,但是让对方下去之后,又开始继续说明,听起来好像是拖长发言时间的内容。

    他们听到从队列最后方传来学生的大喊门打不开了,接着是教师大声试图安抚现状,说只是卡住了的声音。

    整个体育馆的气氛立刻随着那个声音变得躁动不安,然后变得嘈杂起来。

    萧涵听到像是有什么大量气体喷出的声音,就算是条件反射想着屏住呼吸和告诉旁人,也会在周围的推桑下频繁的让空气进入肺中。

    四周的大声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人声一多就混在一起,就变成了无法辨识的杂音。

    眼前窜动的人影仿佛变成了色块,色块中混入了漫无逻辑的点和线,就如同黑色的幕帘落下了一般,很快就不再能捕捉到眼前景象的光源。

    现在闭上眼睛失去平衡是很危险的,甚至来不及考虑这一点他们全员都失去了意识。

    一个陌生声音,像是用日常对话的语气唤醒了他们。

    “老师!已经放学了,要在教室里睡到什么时候!醒醒?”

    他们睁开的眼睛或者说感觉应该是这样,但视野范围内只有一片漆黑,感觉到自己似乎正以坐姿呆在某个地方,而且浑身酸痛。

    在体育馆失去意识就是他们最后的记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直到现在。

    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上都似乎正覆盖着什么东西,就是这个东西遮挡视线。

    萧涵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立刻意识到自己不知为何正戴着什么面具,四肢似乎可以自由活动,不过胃部有不适感。

    萧涵稍微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椅子上,而面具本身也是可以取下来的。

    萧涵将其拿了下来,他看到那是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锐利眼神的假面,眼下面画着蓝色的线条。

    拿下面具后,可以看到这里似乎是哪里的教室,桌子和椅子像大扫除一样被杂乱地堆放在教室后面。

    窗外广袤的晚霞让人联想到放学时间的风景,房间内也呈现出了与之对应的暗沉红色,从高度来看起码有4楼。

    能看到围着桌子摆成圆形的一圈,椅子中间那张桌子上放着什么东西,而椅子上坐着除了自己以外的人。

    那4个人带着和萧涵不同纹样的面具,双手都被向后绑在椅子上,不知道为何,只有他是醒来时没有被绑的状态。

    看上去是他认识的三位老师以及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一名男性。

    ?

    男性的西装和身形感觉有点像之前和校长对话的那个人。

    “你是?”

    萧涵下意识的四处扫一眼,发现并没有任何人存在,黑西装男性的衣服上不知是放了什么东西,腹部的衣服明显鼓起了一个圆鼓鼓的球形轮廓,要擅自查看的话就要过去掀开衣服。

    他暂时没有动,不过可以感到他在呼吸。

    另外三人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在牢牢的被绑在身后,稍微动了一下就意识到自己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手和椅背绑在一起,椅子没有被钉在地面上。

    曹玉突然意识到那名学生被自己留在美术室,如果这个是在体育馆里才会这样。

    除此之外,喻宛还觉得自己的胃部有不适感。

    “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要绑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龚子出声。

    “我也不知道,稍等一下。”萧涵顿了一下。

    “这个声音是喻宛老师?还有萧涵老师?很糟糕的情况是集体绑架吗?”

    萧涵从喻宛开始挨个给他们解开手上的束缚。

    再次靠近他们的时候,萧涵看到中间桌子上放的是一把菜刀和一张便条,菜刀被收到刀鞘中,他注意到菜刀大小正好能被藏在身上携带。

    萧涵沉思一下,他决定再解开他们之前先把刀收起来,然后把纸条留在桌面上。

    “那边还有个不认识的人,我在集会之前看到他跟校长对过话。”等他们都能够自由活动,而且把面具摘下来之后,萧涵指给他们看,“他好像有些不对劲,说话也没有回复。”

    众人都发现自己脸上戴的面具并摘了下来。

    “之前我也有看到那个人,还在想是不是警察先生呢?”曹玉沉思道。

    “看来各位的记忆都停留在校会那时吗?至少我是这样。”

    拿下面具后,众人都看到现场的样子。

    这个教室看起来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学校教室,萧涵走过去,把便条拿起来给众人一起看看。

    他们都看到了便条内容为——

    【想扳回一城的话,现在就是机会!】

    “你们是什么人?”

    而就在此时,那个黑衣男性自己开口了,看来是醒着的,刚才不做反应,或许是在听着周围的状况。

    萧涵告诉了他自己学校的名字:“我们都是那个学校的教师。”

    “对,我们都是老师,先生您呢?”

    “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喻宛走过去,准备掀开那男的衣服,看一下他的肚子怎么回事。

    掀开男子的衣服就立刻发现他腹部的位置被放着一只毛茸茸的猫头鹰玩偶,还能从他的身上发现有枪带,但是并没有看到枪。

    “您呢?您是警察对吗?”

    那名男性一开始没有回答问题,等被摘下面具之后才皱着眉,一个个审视着他们的脸庞,缓缓开口。

    “我是一名刑警,叫田月,我的警察手册应该都在口袋里,如果还在的话。”

    ————

    有一说一,可跳过这个案件,只是为了过度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