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六章 巫觋崇拜

章节目录 第两百六十六章 巫觋崇拜

 热门推荐:
    “真是遗憾啊,终究你也沦落为浊骨凡胎了。”

    他是把自己当神了吗?

    “你这样说真的可以吗?”萧涵冷哼一声。

    “什么意思??”

    “对你来说,向南宫证明你的理想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吧。”

    “你以为讲出那个计划就会使我动摇吗?太天真了,萧涵。”伯饶露出诡异的微笑。

    “你的那个计划,如果可以的话,我实在不想在这里讲出来,那样只会是徒增无益的邪祟罢了,想要获得你犯罪的证据很简单,如果你还觉得你可以无罪脱逃的话。”萧涵顿了顿,“昨天上午有人在论坛里发了一个讨论,是关于昨天凌晨那起工厂弃尸案件的。”

    工厂弃尸?

    王妍君微微一愣。

    啊,是前天夜里的那个工厂,原来情报已经泄露到网上了。

    “为什么要把尸体丢弃在工厂,弃尸在那边迟早有被发现的一天,而且比起装在背包里的丢弃,直接把尸块分散在路上或者沉在湖底,更能隐藏痕迹。”

    “但是这样思考就陷入死胡同了,后来我才发现你根本不是抱着弃尸的目的把包放在那个工厂里的,把尸体放在那个工厂的真正原因——”

    “从抱璞山到苏州市区的诸多路线中,你选择了一个摄像头覆盖不到的西山风景区,然而谨慎的你并没有考虑到当时的路况。”

    “那天下着雨,小路上坑坑洼洼,伯饶你的车大概走到一半车上便沾满泥巴吧,好不容易避开摄像头,但轮胎的泥印会暴露你的痕迹。”

    萧涵话说到这里,姜无涯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

    “啊,原来,参成心理诊所附近停了一辆车,后视镜部分残留了一部分腊水洗车液的痕迹,是你的车吧,伯饶,你昨天洗车是为了隐藏泥印吧。”

    “但若是在洗车场藏在后备箱的东西被发现就糟糕了,伯饶你当时是这么考虑着的吧?”萧涵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我也懂了,把那个藏有尸块的包放在那个工厂,只是暂时存放,并不是弃尸。”君莫惜也明白了。

    “暂时存放,那些尸块,对伯饶来说还有什么用处?”王妍君有些不解。

    “你还没发现吗?王妍君,003,002,001这些序号的意义,并非是尸体编序,而是加工顺序,003是尚未加工的形态,002则是做了粗略分类的形态,001室加工成药的形成。”

    “药?”

    “抱歉,关于这部分,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说的。”萧涵低下头。

    “但是萧涵,既然事先将包拿走,在洗车场上也不会留下什么证据啊?”

    “洗车的过程确实很难留下破绽,车上就算残留了什么痕迹,被水冲洗之后也会早就进入下水道了,脚垫或者后备箱垫,这些就算是替换了,商家也不会私自留下,但是——”

    “洗车车刷就不一定了,洗车场的车刷都是一次性的,而且洗完后肯定不会教给顾客,顾客主动要反而显得更加奇怪,当然最简单的方法是对伯饶的车子进行化学检测,不过伯饶你性格这么谨慎,肯定已经处理好了吧。”

    “但是洗车场的车刷你一时半会儿也是没法处理的,只要对换下来的车刷进行dna鉴定,你的犯罪行为就可以被证明了。”

    “所以伯饶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而此刻的伯饶听了萧涵的一些话语之后,反而是狂放的大笑起来。

    “无稽之谈,如果你们想去调查什么车刷,就尽管去查吧。”

    伯饶为什么仍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他根本不在乎法律意义上的定罪吗?

    姜无涯如是想到,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伯饶,你在用人肉制造中药治疗精神疾病吧。”

    “无涯,那部分不用说的。”

    “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啊!”

    眼前的伯饶继续用癫狂的笑容看着所有人道:“我和沫若琳那种腐朽的中医学者是不同的。”

    “但利用沫若琳采购中药材的就是你吧,你恐怕抓住了沫若琳的什么把柄吧,比如说沫若琳和罗昱私底下做了什么交易,我父亲曾经去参成心理诊所接受治疗,罗昱委托沫若琳给我父亲的药里加入了慢性毒药,你就是掌握了这一点,才以此要挟沫若琳协助你的吧。”

    毒药?

    难不成姜无涯说的是

    王妍君眯了眯眼睛:“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检验报告,姜无涯的父亲并非是氟哌啶醇超标,而是由于另外一种罕见的化学物质导致的中毒!所以那个就是沫若琳给的中药吗?”

    “呵呵,谁知道呢,就算是很罕见的化学物质,也未必只有一个渠道能获得吧。”伯饶轻笑几声。

    “警方已经获得了渠道源头的联系方式,只要做对比就可以知道姜无涯的父亲是否被沫若琳下毒了,只要警方能够找到沫若琳,你为了治疗精神疾病用人肉炼制重要的事情就全部暴露了!”

    “姜无涯啊,沫若琳大概已经不在了”

    萧涵的话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最初也就是伯饶刚开始研究着手制造药物的时候,或许曾经用罗教授的事情要挟过沫若琳,但是你刚刚提到的快递,或许是因为后期直接冒用沫若琳的身份从渠道商那里购置的药材吧。”

    “可恶,连沫若琳也被你做成药了吗?和郁萍那些少女一起!”姜无涯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不,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入药的,各位听说过葛洪道士在肘后备急方中医治狂犬病所用的药方吗?想要治疗得了狂犬病的人就必须用狂犬的脑髓敷在伤口上才行。”

    “所以想要医治精神病就必须要精神病患者的身体作为材料,沫若琳虽然在医学方面固执己见,但也不至于到出现精神症状的地步。”

    伯饶在这个时候镇静的说道,仿佛对于众人的无知根本没有任何在意。

    “伯饶,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你的母亲——”

    “啊,她和沫若琳一样,属于阻碍我的那一类。”

    听到了伯饶的回复之后,南宫有些茫然,甚至说还有一些惊愕。

    “啊,怎,怎么会这样,你,舅妈她明明那么辛苦支撑起那个家啊!!”

    “舅妈?靠!!伯饶?!你还是人吗?”姜无涯怒吼。

    “她从来都只关心如何找到父亲,我心里在想什么?她从来没有关心过,父亲失踪后,我在学校里饱受欺凌的那段日子,都是自己在家埋头抹泪独自熬过去的啊!!”

    “混账东西,那可是你的母亲啊!!”

    姜无涯准备冲上前去,一拳轰击他的脑袋,但是伯饶却把匕首放在了身前。

    “你站在那里不要动,不然我这把匕首现在就刺进莫莉的大动脉里。”

    “你终于露出本性了,为了完成你疯狂理想,就算杀多少人都不在乎吗?”姜无涯准备继续走上前去,但是清风却拦住了他。

    “照他说的做,不要因为冲动让人质受伤!”

    “啧”

    “你们又懂得我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谈论别人的家事,没有经历过的,你们又怎么可能会懂??”伯饶狂笑着。

    “家事?你真的这么认为吗?那那些在你手上死去的生命,他们的家人的想法你又如何看待?”

    “那些大部分都是精神病患者,就算死掉一两个也无所谓,替社会除去负担,他们家里人也会感到欣慰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全部人着想啊!”

    “可恶的东西,生命在你眼里是什么?你已经不是人了!!”姜文牙咬牙切齿,但是却被清风拦住,无法动弹。

    “所以说你们境界很低啊,生命可是很美妙的东西啊,萧涵我终于搞清楚了,你也好我也好,在场的所有人也好,内心都有一个名为【蜮】的东西啊!就是任凭其存在,社会才会充斥着如此多的黑暗!!”

    “驱魔的能力,使社会,使世界回归秩序的唯一途径,也是鄙人为世界所做为数不多的贡献啊!”

    紧接着伯饶露出沮丧的神情。

    “不过想来也是在下运气不佳,如果不是那场雨,如果不是那个工厂有人巡逻,现在仪式早就完成了。”

    “伯饶,不要再虚张声势了,你不会伤害莫莉的,因为——莫莉是既济真人,也就是这座雨涵观,历代主持的后代。”萧涵轻哼一声,揭穿了眼前这个疯子的内心想法。

    “雨涵观?哎?不对,竟然是由女人当主持的?坤道院?”君莫惜倒有些疑问。

    道教以乾坤(天与地)来象征着男女,男为天,为乾,女为地,为坤。

    所以“坤道院”应该专指只有女性修行的道教学习场所或修行场所。

    这里也是吗?

    “不对,君莫惜,这座道观既不是全真宗,也不是正一宗,这座道观所信奉的仪式,或许要超越南宋王重阳,甚至超越了汉代的张道陵,是道教最原始的,也就是最本源的形态。”

    “难道是——”君莫惜瞪大了双眼。

    “是的,没错,巫觋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