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一章 偏执到近乎疯狂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一章 偏执到近乎疯狂

 热门推荐:
    “南宫,南宫哪去了?”

    “刚刚好像一同被王妍君带走了。”

    听完小陈警官这一句话,南明川脸色一青,差点没站稳,昏倒过去。

    “他妈的!你们几个继续在现场,我现在跟着那辆车,你们和局里请求援助!”

    现场的刑警们面面相觑,都愣着不敢说话。

    “可,可是,队长!”

    南明川愤怒的抓着那个警察的肩膀:“别他妈给老子废话了,快点!对了,提取前天餐厅中毒事件的杯子上掌纹和切割机留下的掌纹进行比对!”

    晚上8点,仓库。

    我仿佛在黑暗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意识恢复之后就是疼痛,疼痛,无止境的疼痛,直到我现在都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仿佛是视觉功能丧失了一样。

    “很快就要完成了——”

    意识模糊的状态下,仿佛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我最满意的一个素材啊!”

    素材?

    用来做什么的素材?

    我会死在这里吗?

    不禁疑惑起来。

    就在此时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被人绑架了,我并非是丧失了视觉,而是眼睛被什么东西遮住了,试图将其移开的时候,却发现手脚也动弹不得。

    感觉身体上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啊,我会死吗?

    不禁又问了自己一遍。

    真的很害怕,害怕到发抖了,我还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做,不想在这里死掉,非常可笑的是,我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躲在被子里看恐怖片的害怕的睡不着的夜晚,好像之后就从未有过那样恐惧的感觉。

    对,记得那是因为——

    “莫惜——”

    门口传来轰隆一声,察觉到危机的邵明慌忙躲到了纸箱背后,观察到门口的动静。

    卷帘门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一辆轿车停在不远处,正冒着丝丝黑烟。

    “君莫惜,你在吗?”

    王妍君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一脚踹开车门解开锁,拿出了64式手枪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

    “姐姐!”

    “莫惜!”

    君莫惜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仓库中回荡着,王妍君将视线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因为光线昏暗,借着微弱的月光,王妍君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前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坐在地上,一个则半蹲着。

    “”

    “邵明?!是你吗?!站在那里不要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你以前开过枪吗?”

    邵明的声音传了过来,王妍君一下子愣住了,确实除了在学校里有过设计训练之外,她好像再也没有碰过枪,也没有扣动过板机。

    “你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击中我吗?如果你没有击中的话”

    远处传来君莫惜因为疼痛发出的声音。

    “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不要碰我的妹妹!”

    “那么你就乖乖听我话,把枪丢下。”邵明见到王妍君没有动静,立刻怒喝,“我说把枪丢下!踢我这里来!”

    王妍君愣了愣,把枪里的子弹卸了下来,半蹲着把枪放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

    “两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寻声望去,一名自来卷的男人站在远处,露出了反派式的微笑。

    “啊,不介意我把灯打开吧?”

    男人身后射出夺目的光芒,仓库被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是萧涵。

    君莫惜想到,这样充满自信而又从容不迫的声音,仿佛已经很久都没有听见了。

    萧涵身后,是南明区在警车后备箱准备的应急强光照明灯,南明川在方才仓库仍是一片漆黑的时候,是邵明不注意,已经绕在了仓库后方。

    如果顺利的话,在萧涵吸引着邵明注意的时候,他就可以从背后将邵明制服。

    “啊。”

    眼前的景致让萧涵愣住了,他本能想后退,但是恐惧使她将紫的双脚站在原地。

    “你也在这里吗?”萧涵冷酷的笑道,“呵呵,你简直是疯了,邵明,这样的景致可不是这世界上所有的。”

    “哼,我看疯掉的是你!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邵明的话语冰冷冷的,而且镇定的可怕,他用右手攥紧了反射出寒光的刀子,在他的背后,南明川正蹑手蹑脚地接近着他。

    此时连南明川也不禁感到害怕,在他漫长的刑警生涯中这番地狱般惨烈的景色,恐怕也是头一回见到。

    “我是来带君莫惜走的。”

    “君莫惜身上有我女儿的一部分,她将会被制作成我的女儿摆放在这里,她已经走不了了!”

    “你在说些什么鬼话,那个架子上摆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

    王妍君怒吼道。

    所有人都很害怕且恐惧的场景,就在他们的眼前。

    那是多么凄惨的景象啊。

    断手断脚,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架子上,他们被清洗干净,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活人的一部分,反而更像是木偶。

    “你应该不仅仅是前来救援君莫惜的警察,对吧?”

    “没错,我是君莫惜的姐姐。”王妍君轻哼道。

    “那你应该很喜欢你的妹妹,那你喜欢这个人哪里呢?”邵明挑了挑眉。

    “我”

    “所谓喜欢他人完全都是好话,实际上只是你自己喜欢罢了,只知道说些漂亮话欺骗自己,你和我有什么区别?!人们在自己的意识中创造出完美无瑕的东西,并将其投射到其他人身上,这才是所谓的喜欢!”

    “我做的不过是把意识中完美的东西在现实中创造出来而已,看吧,这个架子上摆放着的才是爱的终极形态啊,这才是永恒的爱啊!”

    邵明癫狂的笑着。

    他在说什么屁话。

    “你在说什么,太荒唐了!”

    王妍君听完邵明的话,感觉要昏过去身边的萧涵则沉思了一会。

    “你说的对,你只不过喜欢自己罢了,这个只知道满足自己的家伙,人类本来就不是完美的,无法达到永恒也是爱情的魅力之一,不能接受这一点,你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喜欢!”

    “你确实背负了不少沉重的东西,你的境遇也让我有点同情,不过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面对,我都要告诉你——”

    “你的女儿确确实实已经死了,在那里的不过是一堆尸体堆积起来残骸罢了!!!”

    “你胡说!!!”

    邵明举起的手上的刀子。

    “不要!!!!”

    南明川已经在离邵明非常近的范围内了,恐怕这个时候再拖延下去,会丧失最好的机会。

    萧涵做出了这样的判断,随即放出了暗号。

    “邵明你犯下没有办法被原谅的罪行,审判你的日子到了,去监狱里品尝你酿下的苦酒吧!”

    南明川怒吼着从邵明的背后冲了过来,用膝盖狠狠地撞向邵明的背部,邵明背部承受了这一结实的一击,一下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萧涵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可是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汽车的刹车声,本来已经被撞开的卷帘门,再次被撞了一个大窟窿。

    萧涵和王妍君慌忙躲向了另一侧,不过应急照明灯被横冲直撞的汽车撞飞,仓库再一次恢复了黑暗。

    一时间,尖叫声,枪声,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现场乱作一团,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萧涵皱了皱眉头,趴在地上打开了王妍君的汽车,把汽车的灯打开,这才重新看清楚了现场的状况。

    “队长!”

    南明穿正侧卧在地上,腹部不停地涌出鲜血,邵明也像受了伤的样子,躺倒在不远处。

    “呜——”

    在车内看到这一幕的南宫,刚想出声,却被萧涵一把捂住嘴巴。

    就在这个时候,萧涵看到了另一辆车,晃晃悠悠下来了一个人。

    “无涯!!!”

    “老萧——”

    因为刚刚的撞击,姜无涯看上去有点神志不清。

    “真的很抱歉,本来想让梁月开车,结果到这附近的时候,她突然发了疯似的加速,早知道这样我就去考个驾照了。”

    “梁月呢?”

    “梁月和谭亚诚都应该在那辆车上。”

    车灯的光线不足以看清楚仓库的全貌,所以萧涵此刻并没法判断出姜无涯所述的两人的此刻的位置。

    “都怪我,本来是想帮忙。”

    “等等,你看妍君姐!”

    王妍君抱着君莫惜冲向了车子附近。

    君莫惜身上除了青紫色的淤痕之外,还有很多正在外冒血的新伤口。

    “我现在就给她消毒。”王妍君带着哭腔说道。

    “把君莫惜放在后排吧。”

    君莫惜被轻轻的放在后排的乘客椅上,南宫则下了车。

    “等等,南宫,你要去哪里?”

    君莫惜抓住了南宫的衣角。

    “爸爸还在那里”

    “南宫,你待在这里,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态,但是为了你的安危,我必须让你待在这里!”

    萧涵顿了顿,看向了王妍君。

    “妍君姐枪呢?”

    “枪,枪,枪不见了!”

    “老萧!”

    姜无涯摇了摇萧涵的肩膀,指向了车灯照亮的地方。

    梁月正蹲在邵明身边,拼命着摇晃着昏厥的邵明。

    “梁女士。”

    “不,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了,放我们走吧,那个女生你们也应该救走了吧!”梁月哭喊着。

    “那么你应该早就知道,你的丈夫痴迷于肢解女性了,为什么不通知警方?”

    “我是他的妻子!”

    萧涵沉默了:“难道不是为了赎罪吗?”

    “不,不要说了!”

    就在此时,黑暗处传来了枪声,在空荡荡的仓库中回响着。

    是谭亚诚,姜无涯出于监视他的考虑,将其一并带过来了,但在刚刚的混战中,谭亚诚真脱了束缚在他手上的绳子,在黑暗中捡到了王妍君的枪。

    又是连续的几声枪响,梁月附近的地上不断冒出火光。

    “啊——”

    过度惊吓的梁月瘫坐在地上,双目一下失了神。

    “可恶,为什么打不中?”

    第1次使用枪支的人是很难瞄准的,谭亚诚摄出的每一发子弹都没能打到梁月的身上。

    “等一下!谭亚诚!”

    “你是?”谭亚诚看了一眼正在对他说话的时候。

    “不要杀人,你还年轻,理应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如果杀人被判刑就都完了!”

    “邵匙叶也是啊,难道她不应该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吗?”谭亚诚将枪抵在了梁月的头上,“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家中的地位,把自己的女儿邵匙叶卖给了黑帮,假如司法没办法制裁你,今天我就要来制裁你!”

    “等一下——”

    谭亚诚扣动了板机,但是并没有子弹射出来,因为弹匣已经空了。

    “可恶!可恶!”

    黑暗中传出了谭亚诚手中的枪落地的声音,谭亚诚匆忙奔向了附近邵明的工作台,寻找能够代替使用的利刃。

    就在他在邵明的工作台翻箱倒柜的时候,他的视线捕捉到了邵明摆放在架子上的物体,一脸惊讶。

    “邵匙叶!!”

    谭亚诚泣不成声,用颤抖的双手紧紧抱住了他所称作邵匙叶的物体。

    望着眼前这一幕,姜无涯不禁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我的天,那是什么鬼东西!”

    萧涵拍了拍姜无涯的肩膀。

    “那就是【非人之恋】。”

    “啊?”

    “你看不到邵匙叶吗?”

    “你在说什么蠢话,那个怎么可能是?”

    “好了,不用说了,不用说了,毕竟那是只有偏执狂能理解的世界吧。”

    仓库外响起了警笛的声音,是支援的警察,全副武装的武警冲了进来,以电光火石的速度将地上躺着的梁月和邵明给制服了。

    梁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似乎已经刚刚被几声枪响夺去了生命,邵明则捂着被南明川撞到地方,哎呦直叫。

    谭亚诚则死死地抱着那个物体不肯松开,当武警尝试着强制把他们分开的时候,谭亚诚竟然歇斯底里的在武警的手上咬了一口,无奈之下武警们只好将他击昏并抬进了警车。

    “急救的赶紧来这里,这里有重伤人员!”

    急救人员慌忙围住君莫惜,将她抬上了担架。

    “君莫惜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萧涵,麻烦你了。”君莫惜发出微弱的声音。

    “没事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你需要的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姜无涯,南宫,哈哈哈,真的大家在圣诞夜都来了。”

    萧涵紧紧的握住君莫惜的手。

    “谢谢,我,我知道你会来的,让女生等太久了。”

    苏州市某医院的病房。

    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之后,君莫惜就被安排在这里住院治疗。

    萧涵手捧鲜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查房还没好吗?”

    “真是的萧涵,你太没耐心了。”南宫嗔怪道。

    “哪有,我就是忍不住想见君大小姐了。”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医生出来了。

    “哦,辛苦辛苦。”

    萧涵一边向医生打着招呼,一边打开了病房的门,君莫惜正坐在最里面的病床上。

    “ good orng,girl,花就放在你的病床边吧。”

    “哪有人看病带玫瑰来的?”君莫惜轻哼道。

    “玫瑰才能表达我的热情嘛。”

    “倒也有你的风格,谢谢你们特地跑过来一趟很麻烦吧?”君莫惜笑着接受了。

    “哪有哪有,我们本来就是要来看你的。”

    这个声音是南宫。

    君莫惜看向两人,眼中泛起了泪花。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或许我已经。”

    “你也看到邵明的那件艺术品了吗?说起来那个仓库里的惨案官方不许媒体报道,现在都快成为都市传说了。”姜无涯插话到。

    “我没有见过邵匙叶的样子,不过应该肯定跟你很像吧。”

    “就因为这样的理由绑架我吗,真是让人难以理解。还有田鸿运是喜欢梁月的吧?”

    君莫惜坐在病床上,一边闻着那束玫瑰花,一边看向几人询问这案件的情况。

    “这个东西我们后来还调查了一下,他们两人在大学时期还是情侣,后来就分手了,那是因为邵明。”

    “是拜金女?”

    “别这么说嘛,我看梁月后来肯定是发字内心的爱尚邵明了,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包庇邵明如此以来的罪行,至于田鸿运帮助邵明达成愿望的理由,也是希望让梁月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偏执的一面作为惩罚吧。”

    “田鸿运实际上对梁月究竟是爱还是恨的,亦或者两者都有的呢,只能问他本人了,不过现在他本人应该是在监狱里。”

    “唉,这种像是乱步的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事情,亲身经历过之后才会无法理解。”

    君莫惜,叹了口气。

    “是啊,人心的确是最难以理解的东西,谭亚诚和邵明都对邵匙叶有着异样的感情,以至于谭雅城对邵明的艺术品也产生了共鸣,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他们4个人都有着偏执到近乎疯狂的爱,这些情感纠葛在一起,才造就了这次的案件。”

    萧涵娓娓道来。

    君莫惜盯得萧涵,缓缓说道:“那所谓正确的爱的表达方式到底是什么呢?”

    萧涵突然脸红了起来,君莫惜瞬间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啊,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别搞错了!”

    “这个时候病房中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姜无涯笑道。

    “不需要你做旁白了,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