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二章 冰冷

章节目录 第两百零二章 冰冷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嗯老萧,你听说过,坠落吗?”

    “坠落,不就是一个物体从高处下落的动作吗?”

    “不,不是让你解释这个名词,你没有发现吗,近来发生的一系列案件,被害人都会以从高处坠落的形式死亡。”

    我感到脊背发凉。

    车子停下来了。

    “我说,如果一会他要打开后备箱的话,我们先装作昏迷,你懂的吧?”

    “嘘——”

    我们闭上了眼睛,听见了驾驶者瞎扯,关上车门的声音。

    奇怪,车子依然在行驶,

    糟了!

    “看来他让汽车在以怠速行驶。”

    这样的情况下驾驶座上就算没有人也可以让汽车向前移动。

    “前面或许就是悬崖。”

    话还没说完,就立刻头晕目眩起来,大脑重重的摔在了某个坚硬的物体上,然后眼前一黑,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猫叫声微弱的猫叫声

    本来跌落在山崖之中的车子,再一次颠簸起来。

    萧涵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眼前那熟悉的面孔。

    模糊的记忆,还有错综复杂的回忆,扰乱了他本该清晰的思路,而现在,姜无涯的面孔再一次映入眼帘的时候,他明白了。

    姜无涯,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关于为什么他们在这里的原因。

    既然不肯告诉他,那就只能从他那里问了。

    不知道为什么,萧涵有种预感,只要能够在这里从姜无涯那里问道一切事实的真相,也能够寻得逃脱这个困境的钥匙。

    那么,开始吧,最后的询问!

    “夏雯看到的那个相册内容是什么?”

    “是用血字写的‘我不会原谅你’六个字。”

    “不会原谅你?这个‘我’或许指的就是孔晴,这个‘你’却未必指的是夏雯才对。”萧涵沉思了一阵,灵光乍现,“无涯,或许夏雯是因为自责才变成那副样子的,你想想看,孔晴不是因为失误导致心爱的宠物死了吗?反过来想想看,夏雯完全有可能对孔晴说了什么话发泄她内心的不满,打个比方,应该是‘你为什么不去死’这样的话。”

    “所以你的看法就是,在假设的情况下,如果孔晴死亡,夏雯的诅咒变成了现实,她便会以为是自己的诅咒生效了,从而产生自责的心理。”

    “存在这种可能性,不过我们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吧。”

    萧涵抬头望了望后备箱的缝隙,一股凉风正在不断涌入。

    “话说回来,你和夏雯的关系,应该不是你说的那样吧?”

    “那你倒是说说我跟她是什么关系。”

    “很简单,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最近因为家人的原因而烦恼,我记得你的家人就是——,就是孔晴。”

    “是的。”姜无涯没有否认,“孔晴是我父亲和另外一个有夫之妇私通而生。”

    这,真的没有想到。

    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一种熟悉的记忆呢?

    “说起来我父亲上个月遭遇了车祸,不知道会不会跟这次事件有什么联系呢。”

    车祸?

    “无涯,孔晴自杀的时候,你在场吧?”

    “我一个人跑去工地干嘛?而且还是在凌晨。”

    “你跑去工地的理由我们暂时不管,这么说吧,要是你不在现场是没有办法获得这样的线索的。”萧涵顿了顿,想起了之前跟君莫惜在阶梯教室里的那一个场景,“你曾经跟我说,你确定孔晴的死亡时间并非是报导的时间。”

    姜无涯的脸上露出一副阴霾,没有说话。

    “事实上的确有孔晴被害瞬间被监控拍下这一说,不过说到底也是学生的谣传,我是没想到你真的会信。”

    “对,是听同学们说过那样的‘谣言’所以我才会知道。”

    “哼,看来的确是这样,真实的谣传内容是‘尸检的结果’与‘现场情况’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矛盾,而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监控,那是我编的,这样一来,就能够排除了你是通过什么谣言知道那个线索的可能性了。”

    姜无涯阴沉的看着萧涵,看来他在现场的可能性非常大。

    就这样继续他的谎言吧。

    “你刚刚说过你妹妹的坠楼是因为你,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明白为什么你会去接触夏雯了,你是为了搞清那天晚上你和孔晴见面之前,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吧。”

    “嗯,我也只在现实中见过她舍友一面,但却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妹妹的网络空间留言板里有着自称是她舍友的家伙,所以——”

    “所以你才让我去给你破解你所谓‘女朋友’的qq空间,真是的,你这家伙真是的,直接当着他们面问本人不就行了吗?”萧涵白了一眼眼前的姜无涯,他应该还知道一些东西,只是没有告诉自己,“孔晴是你的妹妹,然后自杀那天也在现场,接近夏雯你恐怕是另有所图,甚至连我都偏了,对吧?”

    “十月六日,我收到一封来自妹妹的信件,她让我去东区图书馆天台,毕竟是妹妹发出的短信,我就去了天台,发现我妹妹被悬挂在天台边的栏杆上,抓着一根绳子,我当然是赶过去,准备把她拉上来,但是——”

    “她的手非常冰冷,就像就像死了一样,那绳子似乎并不是靠她本身的力量抓住的。”

    “尸体痉挛,你妹妹当时应该正处于这个阶段才对,死者在死前因为肌肉收缩将死前的动作固定下来的一种现象。”萧涵顿了顿,“剩下的,不用说也没关系,那个绳子应该也是你拿走的吧,因为害怕自己留下的指纹被警方发现。”

    “啊,恐怕从那天开始我就——”

    果然,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已经把情况全部告诉你了,你知道逃脱困境的办法了吗?”

    “别急,等等。”

    我试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手脚也被捆了,重新审视一下周围,完全密封的空间,稍微动一动就会碰到散发着臭味的聚氯乙烯材料边壁,无涯的脸色愈加苍白,他似乎有点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