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南明川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南明川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是的,说起来,这应该是第五起了吧,看样子是刚死不久。”

    “小陈,报案的人是谁?”南明川双手插进口袋中,看向刚刚那个喊着罗教授的刑警,问道。

    “是这个建筑工地的工人,他们晚上一开工,一看见尸体就立刻报警了。”

    几名带着安全帽的工人,在一旁哆哆嗦嗦的接受着警方询问。

    “这个凶手的智力不低啊,每次都选择这种荒郊野外下手。”南队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死者,“这个死者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是上个月发生在瑞山乡村的连环杀人事件被害者的亲戚,名叫姜春梅,在一家服装厂当科长,没有子女。”

    “就是那个,我在姜家的相册里看到过,凶手是有针对性的犯案,作案对象好像都是那个姜氏。”南明川皱了皱眉。

    “那么月初那个事件呢?”

    罗昱看上去神色有些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南明川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王局跟我说,好像孔晴是那个姜岳的私生女。”“那不得了了,现在姜氏这一辈儿还活着的就只剩下那个姜岳吧?”刑警小陈回道。

    “他现在由我们警方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南明川点了点头。

    “你们调查到凶手针对姜氏下此毒手的理由了吗?”

    “他们家族在村里口碑挺好,大儿子以前干过小偷小摸的事情,但现在在苏州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一个加油站老板,一家子都是本分人,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难。”

    “那私生女一事又怎么说?”

    “那头我们也调查过,可疑的人也一个个的审过去了,犯罪动机是有,但是不在场证明也很充分。”

    真是一个棘手的案件。

    罗昱想到,他翻开尸体的领口,露出位于侧颈一个针眼给南队看。

    “看来这个死者死前被注射过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八成是肌肉松弛剂,不过得上解剖台才能说清楚。”罗昱扔下手套。

    “嗯,那小陈,你明天和小李跑一趟附近的医院和药店。”

    “好的吧。”小陈一听,露出非常不乐意的表情,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南明川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看向面前的罗教授。

    “那,老罗,学校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他的话听起来倒像是在自言自语,罗昱没有说话,回敬了个他一个眼色。

    “既然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不多派点人手过来呢?”

    “目前只能这样了,至少”南明川看向别处,小声嘟囔着,“至少在真正的凶手前只能这样。”

    “队长,刚刚交管站发来消息,附近几条路线的监控录像已经传过来了。”小陈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

    南明川将目光跑向罗昱,露出些许戒备的神色。

    “先带我过去看一下,你们其他人清理一下现场,把这些工人带到局里去做笔录,一会记者该来了,那群家伙看见尸体就像秃鹫一样兴奋。”

    我乘坐的苏州市地铁二号线在途经广场之后,原本乘客寥寥可数的车厢中便会变得比肩继踵,对于人多的地方,我一直持有厌恶的情感。

    还未驶过广场站,车厢还算空旷,我肚子坐在角落里,双手紧紧地握着油纸伞,今天可能还会下雨。

    学校里也有其他女生打油纸伞,应该不算奇怪吧。

    不知道为什么,十分在意这样的事情。

    因为对复古的东西情有独钟,所以会留意身边带有古韵的东西,总能对那些怀旧的食物身上找到一种类似归属感的温馨气氛。

    这把油纸伞是随父母去江南的一个小镇旅游时从一家依河而著名为听雨堂的伞店中所购的。

    阴雨天撑起一把油纸伞实在别有一番情趣,但又担心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而遭笑话。

    啊,说起来,初次见到那个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轻浮,有点咖啡上瘾,不过——

    还算是叫人喜欢的回忆吧。

    “欢迎乘坐苏州地铁二号线,本次列车运行前方是广场站,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

    进入广场站,涌入许多乘客,两名似乎与我同龄的女生坐在了我的身旁。

    感受到了她们的视线。

    果然是我拿着的油纸伞很奇怪吗?或者是说我手上拎着的纸袋很显眼?

    纸袋里装着的是刚刚做好的鸡蛋布丁,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下了地铁之后,发个邮件问一下好了。

    不禁更用力的握着伞了。

    “早上好啊,南宫。”

    坐在我身边的女生突然举起手来向我问好。

    “?”

    因为实在是太过于突如其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算好。

    “你太热情了,人家会吓到的。”

    另一个女生用埋怨的口气说道。

    她们认识我?低着头细细的来打量着她们,好像是,同班同学?

    “早,早上好。”

    勉强挤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笑容。

    “但是,你以前不坐地铁上学的吧?今天这是怎么啦?”那个冲我打招呼的女生,好奇的问道。

    南宫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油纸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近父亲比较忙所以”

    “哇!小宫的父亲还会送你上学吗?真是个称职的父亲!”

    脸不禁红了起来,都这个年龄了还需要父亲接送,很奇怪吧?

    实际上我心目中的父亲与她们听说的称职父亲显得相差甚远,接送我到学校的这段时间,是他能够给予我为数不多的单独相处的机会之一了。

    父亲的名字叫“南明川”,祖父仿佛是在名字中寄托了对父亲能够成长为心如明镜,刚正之人的希望,或许父亲能够成为警察,多多少少都是因为这个名字的影响吧,思考着这样的问题,逐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身旁的两名同学倒也没有自讨没趣,转而讨论其他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