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手环?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手环?

 热门推荐:
    恋上你看书网,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其中一个躺在病床上,而另外一个则站在床边。

    月光非常微弱,她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但站着的那个人手中,有什么东西,反射出刺骨的寒光。

    姜无欣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试图透过玻璃看到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一只手还紧紧地握着房门的门把手。

    在凑近房门的时候,她听到了里面有一男一女正在低声交谈。

    “放心吧,很快,你就不用担心这个了”

    “不,不要,我不想——”

    这是?

    姜无欣听清楚了,那个说“我不想”的声音,正是他哥哥姜无涯的声音。

    她四下望了一眼,发现病房灯的开关就在门外,顿时灵光一闪。

    姜无欣后退几步,腾身跃起,腰部发力,翻身转体,顺势踢出一脚,将门一下就踹开了,紧接着,她跃入病房,反手打开了病房的照明开关。

    “放开他!你这个孽障!”

    这句话喊出之前,刚刚姜无涯没说完的话,还在继续着。

    “再吃苹果了!”

    “你就放心吧,苹果这东西很快就会消化的,你不用担心吃不——”坐在姜无涯身旁的是一个女生,她此时此刻正在用小刀削着苹果,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病床上的男生交谈着,照明灯的突然开启让她惊叫出声,“啊!谁开的灯!?进来怎么也不敲门?不知道这里有病人啊!晃死了。”

    “听这个声音,是无欣?”姜无涯愣住了。

    “这就是你妹妹姜无欣?”女生瘪了瘪嘴,露出长辈教训晚辈的表情,“就算是你妹妹,进来也得说一声吧?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打开灯后,姜无欣才看清楚了屋内的景象。

    姜无涯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看上去手脚尚在,并无大碍,床头柜上放着两个水果篮,他的身边则是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士,女士左手拿着一个苹果,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正作势要削,因为被突然打开的灯晃到了眼睛,两人都用手遮挡着眼睛。

    “等会,我有点乱。”姜无欣伸出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上去有些无奈,“您二位,大晚上八点多,在这黑着灯削苹果吃?我这才出国多久1,最近国内都流行这么玩?”

    过了一阵,病房里的两人逐渐适应了亮度,把手放了下来。

    “我说老妹啊,你还真是喜欢给你哥哥我整出点惊喜啊,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云竹。”

    “这位就是无涯的妹妹吧,无涯经常跟我提起你。”

    “他又跟你说我什么了?”姜无欣顿了顿,继而摆了摆手,“算了,也别说了,想来也没什么好话,不过老哥啊,也不是我说你,你这换嫂子换的比衣服还勤快啊!这都第几个了?”

    “不是的,无欣,你听我给你解释,不是想的那样,我们是纯洁的肉体关系。”姜无涯轻咳一声。

    “那我能够请教你一下吗姜无涯?你是怎么把这几个字义正言辞的说出来的?”

    “不过是朋友而已,姜小姐也未免也太少见多怪了。”云竹有些尴尬,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姜小姐倒是跟无涯说得那样,比较活泼可爱啊。”

    “算了算了,你和云姑娘的事情还是你自己解决吧。”姜无欣回身将病房门紧紧关上,“不过老哥,我可提醒你一下,咱妈那边可别指望我帮你说话,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放心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不说,那么老妈那边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姜无涯想起自己的母亲后就是一阵后怕,或许是继承了姜家的传统,姜无涯能选中犯罪心理学也是遗传了他老妈和老爸,很显然,傻子都能够猜到,他的父母都是警察,他母亲作为省级警局唯一的女法医兼重案组组员,自然是家喻户晓,经常上电视。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害怕他那当警察的两位推理大师能够看出点什么。

    “言归正传,你到底是怎么伤的?”

    “说来话长。”姜无涯从沉浸在后怕中回过神来,叹了口气。

    “那就给我长话短说!”姜无欣握了握拳,浑身关节发出爆黄豆一般的响声。

    姜无涯瞥了一眼妹妹那个拳头,立刻缩在病床上,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脑袋。

    “成成成,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咱爸走的时候,不是给了我一个盒子吗?后来,我把盒子给打开了,里边放着——”

    正在姜无涯说话的工夫,突然从病房门口传来一阵响声,他们循声望去,发现一个人蹲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声息,而病房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诡异的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听见病房门打开的声音,也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

    这个人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突然出现在门边。

    “谁?”姜无欣做好了警戒。

    “老萧?”姜无涯看起来有些吃惊,继而一副悠闲样,“你这是整什么行为艺术呢?怎么进门都不出声啊?”

    过了一会儿,蹲在地上的人活动了一下手脚,一个翻滚翻进了病房,他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哎呦,我这不是想吓唬一下你妈?就潜进来了。我看都进屋了你们还没发现,这不是一不小心嘛。”萧涵摸了摸后脑勺,笑道,继而看向正在紧握拳头的女生,这个女生看起来跟姜无涯很像,相信无涯女装后就跟这女生类似了吧,“话说这位是?”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姜无欣。”姜无涯微微一笑,又指着萧涵,“无欣,这是我的朋友萧涵。”

    萧涵和姜无欣还没互相握手认识,但闻病床上的姜无涯又开始惊呼起来,他指了指萧涵的右手手腕。

    “哎呦,最新款的小米手环?我说萧涵,你不是不喜欢追随潮流的吗?我记得你的手机都是已经过时的款式,现在怎么开始破费去买手环了?”

    “嗯?手环?”

    萧涵看向自己的右手,果然见到了一个黑色物体正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个手环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