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惨像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惨像

 热门推荐:
    “容我考虑一下。”

    几人之中的耶梦加得将手托在下巴上,做沉思状。

    “卧槽!你的节操呢!?”恩斯喝道。

    “他的节操?早就不见了,啊,我知道了,恩斯·萨隆教授,您对美色不感兴趣,但您渴望知识,对吧?和我交易,无论是什么知识,我都可以告您,朝闻道,夕死可矣,来,和我交易吧。”

    “我,我现在,我现在考虑一下。”黑袍人说到了点子上,恩斯沉默了。

    “哈哈哈哈哈哈!来吧!和我交易吧!来啊!”

    看着眼前这个人放飞自我的样子,众人纷纷讨论起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不过说到现在,我大概知道他是谁了。”

    恩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顿了顿。

    “他叫梅菲斯,嗯,准确来说应该叫梅莫斯,用自己的灵魂和魔鬼做了交易,换取了荣华富贵与漫长的生命,只不过后来他反悔了,于是他到处流浪,劝说别人同他交换灵魂,我记得我之前看到过一本书,名字叫《流浪者梅莫斯》,而且这个故事本身就是西班牙民间传说改编的,正好地点对上了。”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和你交易吧。”

    沈轩打断了梅菲斯的大笑声,大声喝道。

    “我从小就没有什么好运,我知道,我身体差,我能活下来,完全就是上帝的恩赐!我一直在想,我这种一事无成的废物,为什么要活下来呢?兄弟们,你们知道吗?我刚刚啊,想明白了啊,我之所以活了下来,是为了现在啊!”

    “那么,先生,来吧,我同意和你交易,我看清了我的命运,我也欣然接受,这就是我的使命!拿去吧!我的灵魂!放我的同伴们出来!”

    “好的,那么契约成立。”

    梅菲斯掏出一杯绿色的,泛着不祥光芒的液体,递给了沈轩。

    “喝吧,牧师,这是你的命运。”

    “朋友们,在我这短暂的一生中,我明白了,人类的力量,是有极限的啊!人越是攻于心计,就越是会有预料之外的情况发生,所以我不做人了!各位!”沈轩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众人看到梅菲斯就这么大笑着,溶解在了阴影之中,临走之前,他指了指墙外边的某个位置,虽然他们看不到,但是他们仍然能够猜到,这应该是放钥匙的地方。

    而沈轩,他感到疼痛逐渐消失了,他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些难懂的经文,而他却能看懂这些,这是一个法术,能够驱逐夏盖。

    沈轩也顾不得这到底是黑魔法还是其他的什么法术了,立刻对众人施展开来,很迅速的,夏盖已经从众人的脑中驱逐了出去。

    经过了几小时的调整,众人恢复了正常。

    “看来,我已经不是人类了。”

    “不管怎么样,你依旧是我的兄弟。”

    安德烈拍了拍他的肩膀,沉稳的说道。

    他们伸出手,够到了钥匙,打开了地牢的牢门后,他们看到了洛佩兹和胡安就在门口。

    几人对视一眼,骑士与流浪汉两人摸到了洛佩兹与胡安的背后,两人此时正在聊天,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这件事,他们手边放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他们的各种兵刃和铠甲,包括骑士的重剑和盔甲,当然,还有叶涯的银制匕首。

    安德烈站在两人身后,捡起了一块石头,扔向了旁边,就在两人循声望去的工夫,说时迟那时快,骑士就把箱子里的东西一扫而空。

    接着,骑士牢记着贼不走空的光荣传统,伸出手在两人的身上摸索起来,那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轻易的将他们两人腰间和手边的武器全部顺了过去,结束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洛佩兹和胡安这才转过头,继续像傻子一样扯淡。

    “现在怎么办?杀出去?”

    “这样,叶涯你拿着匕首,去割了洛佩兹的喉,我去背刺胡安,咱们杀出去。”安德烈小心翼翼的穿上盔甲,轻声吩咐道。

    叶涯点点头,悄悄地摸了上去,他来到了洛佩兹的身边,像阴影里的毒蛇一样,匕首的寒光闪动,叶涯手起刀落,但是洛佩兹也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士,听到了身后有风声响起,他下意识的向前闪开,避免了被割喉的厄运,但是匕首仍然挑伤了他的脖子,洛佩兹惨叫着捂着脖子开始向外面逃命。

    而另一边,胡安就没这么好运了,骑士在胡安身后蓄力,“万物皆虚,万物皆允”这八个字在安德烈的心间流过,他一把捂住胡安的嘴,一击背刺刺穿了胡安的心脏,以无厚入有间,剑从肋骨的间隙中钻出,干净利落的解决了胡安。

    “你特么不是个骑士吗?怎么是个刺客?”

    “别废话了!快追上洛佩兹,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跑了!”

    众人追了上去,可是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惊呆了——

    村子里一片狼藉,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屠杀,死去的人躺在散落的空酒囊间,篝火仍然在阴燃,灰烬上是一个村民还没烧尽的残骸,一个小孩飘在油条锅里,锅里还有着不少的残肢,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肉香。

    “哇,这也太惨了。”

    他们警戒着行走着,一路上遍布着死尸与燃烧着的房屋。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广场,广场前竖起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十字架,一个人被定在了十字架上。

    众人走上前去,发现那就是泽维尔神父。

    泽维尔神父一动不动的挂在上面,看到他们来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光彩,艰难的发出声音。

    “啊,啊,是你们,快,快救救玛利亚拉娜,拉娜去了哈卡还,还有——还有,门多萨”

    留下这些话语之后,神父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愿你安息,阿门。”沈轩叹了口气,“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嗐!我们直接跑路算了,这里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了,我们还是保命为主吧,直接回去去见国王,请兵助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