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科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失忆的范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失忆的范围?

 热门推荐:
    “这样啊,你先别急,我来问个清楚。”

    安德烈态度稍稍有些缓和,他转头望向地上那个一身酒气的男子。

    “李科?我问你,这鸡是不是你偷的?”

    “一派胡言!!这鸡是我在村子里捡的!我在路上遇见了这只鸡,就抱走了,谁知道这个吉普赛人二话不说就要打我!”李科看上去有些委屈。

    “哼!这就是我家的鸡,我们家的东西我还不清楚吗?”

    “你家篱笆破了也不知道补一补,谁知道是不是你家的!”

    说到这里,萧涵想起来了,上次他们去拉娜家的时候,他们家里的篱笆就是破的。

    “阿曼德,你说说,你家篱笆怎么了?”

    “嗐!这有什么好说的,就之前村里来了个补锅匠,他家驴子不长眼,踢坏了我们家的栅栏。”阿曼德无所谓的道,“这个老东西也太不是东西了,踢坏了我们家的栅栏,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我们当时是当场抓住的他,他居然还敢抵赖,真是气死我了!”

    “那么,这是多久之前发生的事情?”耶梦加得追问。

    “忘了。”

    不对劲,难道那个黑魔法的作用对象不只是这么几个人!?

    继续询问周围的人,他们的回答都是一致的“忘记了”,什么意思?黑魔法还会传染?

    安德烈自然也看出了萧涵等人的疑问,他立刻举起自己的重剑试图威慑一下这家伙,让他说出实话。

    “阿曼德,我再问你,既然知道栅栏破了,那你为什么不修补呢?你需谨记,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忘了。”阿曼德依旧是那副样子。

    萧涵也看不出来任何的端倪,他好像是真的确实忘了。

    看来失忆的范围要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广。

    “这样,叶涯,你在接下来的时候,尽量隐藏起来,我总感觉接下来要出事了。”

    安德烈向流浪汉叶涯使了个眼色,叶涯心领神会,他拉了拉自己的帽子,一声不吭的混入了人群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过,说到补锅匠,他们捡到的那几口锅,应该就是那个补锅匠留下来的吧。

    但是如果这样说的话,这跟现实情况又完全不符合,要知道一个补锅匠可不会把自己吃饭的东西留下,大概是把自己的命也留下了吧。

    从动机上来看,拉娜一家确实有杀害补锅匠的理由。

    可是尸体呢?难道是他们挖的不够深?

    既然推测出他们回答“忘了”是黑魔法引起导致的失忆症,那么拉娜是不是就是真的女巫?补锅匠其实就是祭品,拉娜为了掩盖罪行将女巫的罪行推给利安德拉?

    但这跟维卡拉家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说拉娜和维卡拉一家也有勾结?

    女仆肯奇塔被杀,可能是她不小心目睹了维卡拉一家的邪教仪式,那么利安德拉呢?她又知道了什么呢?

    等等。

    萧涵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是来确认玛利亚是不是神迹降临,他们现在推测的东西,其实都跟玛利亚没多大关系不是吗?

    但是根据这个村子出现的东西来看,是不是这样,费南多·维卡拉处于某些理由,打算用黑魔法造出一个神迹出来?于是他们伙同本身就有怨气的拉娜一家弄死了补锅匠,以补锅匠为祭品让玛利亚未婚先孕了?

    那么肯奇塔就是不小心目睹了这件事情所以被搞死了,利安德拉是因为检查出了什么端倪吗?

    不对,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费南多对抹除记忆的范围是多广,是不是全体村民的记忆他都能抹去?

    萧涵将自己的理解全部悄悄跟几人分享了一下之后,他们最后都觉得萧涵理解的完全有根据,最后决定静观其变,毕竟明天就是圣米盖尔日,他们有种预感,明天肯定会出现一个大新闻,那就慢慢的等吧。

    不过安德烈倒想去教堂看看,看看那个泽维尔神父有没有被洗脑,毕竟他们之前和他对话的时候都还算正常,如果他也说忘了的话,就说明魔法的范围是这几天才扩散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费南多是故意吸引他们过来的,那他们就必须在今天把事情搞定才行。

    “其实说句实在的,费南多就是故意冲着我们来的。”沈轩冷哼,“他特地引发神迹,就是为了把裁判所的人引来,或许是为了让我们吧玛利亚带到国王面前,借机刺王杀驾,行大逆不道的事情。”

    “有道理,那我觉得我们现在直接掀桌子弄死费南多,或者现在转身就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毕竟涉及王室,卷进去很麻烦的。”恩斯叹了口气。

    “说得有道理,但是我现在对圣米盖尔日非常好奇,所以我还是想看一看。”安德烈依旧是那副样子。

    不过说实话,虽然现在形势紧急,但他们也有点好奇,于是还是经过一番讨论就带着李科和阿曼德来到了教堂。

    一进教堂,就看到了泽维尔神父,他看到了众人走了进来,连忙赶来迎接。

    “我的兄弟们,你们这是?”

    “你好,我的兄弟,这两个人似乎有一些纠纷,被我们撞见了。”安德烈微微一笑,“作为牧羊人,我的兄弟沈轩认为,我们有义务调停他们的纷争,想了想,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在上帝的见证下,希望他们能够和解。”

    “我的兄弟们,你们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我们应该做的,感谢你们!”

    “不必,兄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沈轩点点头。

    于是李科和阿曼德又说了一遍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双方的情绪都不是很好,但在泽维尔神父面前,他们都很克制,最后他们达成了和解。

    “那么,李科,你把鸡还给人家,见到归属不明的财物难道就应该据为己有吗?贪婪可是七宗罪之一啊!”泽维尔神父指责了李科的过错,转过头去又看向阿曼德,“另外,阿曼德,你也没必要这么激动,暴怒也是一宗罪责啊!”

    送走李科和阿曼德之后,沈轩见到四下无人,立刻凑到他的身边。

    “对了,我的兄弟,问你一件事情,玛利亚怀孕大概是什么时候啊?”

    ————

    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