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徐杨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计划有变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计划有变

 热门推荐:
    “静怡,给她点时间吧。”

    秦澜劝说着,只是自己的心却放不下。

    秦静温最后的一句话听得她心惊胆战,又像是最终的嘱托。她不是个极端的人,但秦静温的话的确让她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都怪你,你们的事情为什么不处理好,自己做的事情为什么都不负责任。二十多年了,现在让我们来承受,你们好意思么。”

    秦静怡淡定不下来,她不仅仅是担心姐姐的病情而狂躁着,更因为她害怕失去姐姐。

    “是我们不对,我们没有担当。”

    “静怡,对不起,是我给你们带来了痛苦。”

    秦澜没有什么好辩解的,秦静怡说的是事实,尽管她从来没和她这个姑姑发过脾气,但这种反应她完全理解。

    “对不起有什么用,能为你们的自私买单么?”

    “现在不仅仅是我和姐姐被你们伤害,就连两个孩子都承担了不该承担的,你们于心何忍。”

    秦静怡尽管哭着,但她内心的痛恨也必须发泄出来。

    本想着一切都埋在心里,不揭穿这一层关系,就这样做姐姐的妹妹一辈子就很好。可她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被姐姐给知道了。

    姐姐一定也恨她,恨她没有告诉她实情。

    秦静怡不在和秦澜争论谁对谁错,于是快步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秦澜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流着眼泪,自责着,悔恨着,也担心着。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是他们最害怕的。

    本以为能控制局面,把对所有人的伤害都降到最低,可恰恰相反事与愿违。

    电话铃声响起,秦澜擦了擦眼泪,看是乔梁的电话才想起该通知他们秦静温来过电话。于是秦澜把电话接通。

    “喂。”

    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乔梁一听就知道秦澜现在的状态。

    “在哭么?发生什么了?”

    乔梁紧张的询问着。

    “温温打电话回来,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梁越是关心,秦澜就忍不住酸涩的眼泪。回答了乔梁之后希望自己能放松一下,可没有出现她想要的效果。

    “温温还好么?有没有发烧?”

    听到是秦静温的电话,乔梁就更紧张了。

    “都没给我们时间询问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只是问我一些我们的事情,还让静怡照顾好我和孩子,然后就挂断了。”

    想想刚刚的电话,秦澜都觉得自己不配做这个姑姑。连关心的话都没说一句,连孩子现在的情况都没了解一下。

    “你没跟孩子解释一下,你是无辜的。”

    乔梁越发的担心。如果秦静温知道了秦澜是无辜的,可能心里就好受了,至少她不会代表秦静温对乔舜辰的母亲有愧疚。

    “没有,根本不给我机会说话。”

    “你那边呢,舜辰还没联系上么?”

    若是秦静温肯给秦澜时间,秦澜一定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

    “没有,联系不上。”

    乔梁这边的状况和秦澜这里差不多,两个人就像约好的一样同时消失了。

    秦静温怕大家担心,至少还有消息透露出来,可乔舜辰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连工作都顾不得了。

    “怎么办啊,这两个孩子会不会出事啊?”

    秦澜的想法很消极,一直惶恐不安就怕闹出大事情来。

    “不会的,两个孩子都很理智,不会有事发生的。他们都需要时间来接受来考虑怎么解决。我们不要过分担心,也不要逼的太紧,给他们一点空间可能会更好。”

    乔梁倒是相信两个孩子的承受能力,只是他仍然觉得对不起两个孩子,若二十年前他把事情解决了,也不会有今天两个孩子的痛苦。

    秦静温和乔舜辰的消失,最开心的莫过于乔斌了。乔舜辰不管公司,他的计划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就在乔斌得意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说什么?你调查清楚了?”

    刚刚还得意的一张脸瞬间就凝重了。

    “……”

    “你的意思是,秦静温就是当年救了乔舜辰的人。我们想要的那个东西很可能在秦静温那里?”

    乔斌又一次确定着。

    “对。”

    电话的另一边回答的很肯定。

    “我知道了。”

    乔斌挂断了电话。情绪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证据在秦静温手里?”

    乔斌皱眉自言自语的分析着。

    “在秦静温手里,乔舜辰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动作?是秦静温没有告诉乔舜辰,还是其他的原因呢?”

    乔斌想不明白就反复想着,可最后给出的定论就是秦静温没有告诉乔舜辰。

    既然只能这么认定,乔斌就必须解决秦静温的存在。否则关键时刻会是他成功的绊脚石。

    电话再次拿起,乔斌给先前的绑匪打了电话。

    “上次未完成的任务继续,这一次直接做掉。”

    “上次的钱我们都没收到,这次没办法开始。”

    绑匪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成不成功无所谓关键是钱必须到手。

    “我在给你一部分,成功之后我全付给你们。”

    乔斌没有别的办法,谁让他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

    “给一部分那是给多少?她身边有保镖,这个任务的难度可是有的。”

    明显的绑匪在谈条件。

    “少废话,一定让你们满意。”

    “准备一下越快越好。”

    乔斌下达命令之后挂断了电话,随后给绑匪支付了一笔不小的定金。

    秦静温的事情他只能等待好消息,接下来就是自己这部分还要继续。

    “都准备的万无一失吧?”

    乔斌又一次电话联系着。

    “……”

    “好,明天早上计划实施。”

    又是一道旨意,乔斌坐等其成。

    秦静温一个人熬过了一天的时间,这期间即使发烧退烧也没影响她分析判断这桩桩件件。事情回想起来,秦静温才知道有多复杂又多难解开这个结。

    之前乔舜辰和她说过他母亲怎么死的他就让那个女人怎么死,他们这二十多年的痛苦他要让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尝试一遍。

    现在想想,乔舜辰早就开始实施他的报复,早就让她痛苦。

    他们之间的情谊没能抵消他心中的恨,他也并未因为他们相爱过而饶恕她。接下来就是要姑姑的命了,只有这样他才能释怀,才能忘了仇恨,否则一辈子他都会带着恨生活。

    可是姑姑一辈子都那么艰难,为了爱情也痛苦了一辈子。她不能让姑姑承担这一切,不能让姑姑这一辈子都感受不到幸福。

    “还是我来吧,我就一个人。”

    秦静温想明白了,也看清楚了,为了所有人都有一个安逸幸福的未来,她决定成全所有人。

    晚上,乔舜辰仍旧一个人呆在休息室里。这一天没有走出休息室,这一天也没有放下手机。

    手机画面里只有秦静温一个人,他却一看就是一天。

    听到了她和姑姑的通话,确定秦静温之前什么都不知道,这一点令乔舜辰不知道所措。她什么都不知道说明她没有骗他,那些他所谓的阴谋论也没有了稳定的根基。

    他想多了,他错怪了秦静温。可越是这样乔舜辰越不敢面对秦静温。

    和私家侦探单独联系的手机突然响起,乔舜辰赶紧接通电话。

    “有什么事么?”

    “乔总,今天发现几个陌生面孔在秦总监家楼下徘徊,这几个人神似绑架秦总监的人。”

    私人侦探报告着今天的发现。为何断定神似,只因这些人的身材和走路姿势都很像。

    “有几分神似?”

    乔舜辰紧张起来,看来幕后主使并没有像他们分析的一样放弃。

    “我拍了视频和我车上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对比了一下,除了脸以外可以确定为同一伙人。”

    私人侦探没把握的事情是不会轻易说的,但这次他必须大胆给出断定,毕竟关系着一个人的安危,马虎不得。

    “看来幕后的人根本就没有死心,不畏惧她身边还有保镖。”

    “这种情况……他想直接要她的命。”

    乔舜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脑也必须飞快的转动,想出应对的办法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很危险。虽然我们保护的很周全,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没有一点可乘之机。”

    “一旦有个意外发生,我们就没有上次的机会了。”

    正是有这样的担心,私人侦探才不得不汇报这件事。事情已经严重化,比他们想象的要棘手。

    “我们要改变计划,要主动出击要掌控主导权,不能用秦总监的生命去赌。”

    秦静温的命,是乔舜辰最堵不起的东西。他可以损害乔氏的名誉,可以牺牲自己,但绝不能用秦静温的命来换取这一切。

    原本还想给二叔一个展示的机会,可他非要步步紧逼,乔舜辰就不能一忍再忍了。

    “乔总,要怎么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私人侦探很认可,但是具体怎么做还要征求乔舜辰的意见。

    “你不要打草惊蛇,加强保护秦总监的安全。找个好机会把这几个人给我控制了,想办法逼问他们说出实情。”

    “我这边联系迟川,会提前备案。”

    乔舜辰已经想好了办法,只需要私人侦探认真去完成就可以。

    挂断了私人侦探的电话,乔舜辰随后又打给孙旭他们。

    “乔总……”

    孙旭激动的只是想表达一下关心,可是只叫出了乔总两个字就被乔舜辰给切断。

    “我失踪肯定有人趁虚而入,你们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收集证据。现在计划有变,我不能被控制。证据收集的差不多就立刻收手。”

    乔舜辰害怕自己被控制,不是怕影响自己的声誉,而是怕自己被控制之后秦静温的安全没办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