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都市小说 > 谢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 章节目录 第876章 天经地义的霸占他的一切

章节目录 第876章 天经地义的霸占他的一切

 热门推荐:
    第876章 天经地义的霸占他的一切

    小家伙大早上吃狗粮,不行,爸爸亲妈妈了,他也亲。

    他从凳子上自己划拉下去,使劲儿的推开爸爸,他得亲亲。

    口红印落在谢闵行的嘴上,他离开娇妻的娇唇,大拇指在他的唇瓣一抹,看了眼底下又坏他好事儿的儿子。

    不是一次两次了,被揍了这么多次的谢公子还没个眼力劲儿一点也不会反思。

    若不是他在,刚才他能冲动的抱着云舒上楼……

    他的拇指也摩擦了妻子的嘴巴,上边染了许多的红色,最后他摩擦在儿子的脸蛋上,“我得抽时间把你送去幼儿园,办理个住宿形式。”

    “小财神现在还小,不到三岁,不能去。”

    谢闵行:“ 我看不小了,都学会亲人了。”

    “那还不是你当着他的面太爱我了,经常忍不住亲我。”说完,她双手捂嘴,“糟了,让你把我的妆都亲花了,我还要去上班啊,老公你太坏蛋了。”

    说完就“咚咚咚”的跑上楼重新补妆。

    谢闵行的嘴角,用纸巾擦拭干净,他蹲下身子看着缩小版的自己,“爸抱你去吃饭?”

    小家伙分开胳膊,搂着谢闵行的脖子重新坐在餐桌上,一口一口的喂吃的。

    新官上任三把火。云舒这把火可谓是将讲座影视彻底带上了正规。

    谁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能听着。

    谢闵行抱着儿子,看忙碌的她。脑子也没跟上妻子的思路,只知道前一天她在书房写写画画。

    正在她愁眉不展之际,敲门声响起。

    “请进。”

    艾拉露出人,“太太,求收留。”

    “嗯?”

    “你老公把我开除了,让我找你来报道,我是全能型人才,你随便使唤。”

    云舒看着那一栏的人员分配,她大手一拍,“我老公真是一个活神仙,他会算命啊,艾拉,现在江左能用的人很少,你一个人可以负责两个部门么?”

    “上班要穿正装么?”

    “不要求正装,只要求时尚!”

    “太太您请吩咐。”

    云舒的公司计划中,安琪从外联部调回来做她的助理,那拉和周俊夫妻俩负责企业策划部,他们两个是老牌的黄金搭档。技术流中,这二位是江左的招牌。

    毛经理人脉广他负责宣传部,包括曾经的外联部。行政部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法务部云舒着重强调。另外她制定了一份表格,所有的媒体社交软件,都有固定的人负责。有任何问题,她直接针对到个人。

    关于公司的办公软件,云舒问安琪:“做好了么?”

    “可以上线使用了。”

    她将不正规的微信聊天取代,换上江左买来的app,由人事部开始注册使用,进一步推广到全公司,只有公司内部使用。

    微信毕竟属于聊天娱乐软件,公司的人上班使用它从深层次的考虑,对工作肯能有懈怠玩乐之心。有真知灼见的小妮子,直接动手买了个办公app。

    总的来说,大方向她不动,细微之处见分晓。

    艺人在云舒的手中都分了组,一个经纪人是一组,江左影视共分五个组。

    白樱和戴翔分开。

    ……

    “艾拉,安琪你们都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艾拉:“明白。”

    她和谢闵行在一起工作久了,一到工作上,她严肃认真的像个陌生人。

    安琪舔了下舌头,她难道也和艾拉一样严肃么?虽然对上级确实应该这样。

    云舒:“我不是专横派的谢闵行,跟我干,点到就行,不用用力过猛。”

    某专横派的谢闵行抱着儿子坐在妻子的办公室,听她吐槽自己的槽点。

    小妮子办公室的沙发,桌椅都是他亲自挑选,把关,质量和质感都好的没话说。小家伙穿着鞋子踩上去,蹦蹦跳跳。

    云舒心疼,她准备留有时间揍儿子呢。

    她对安琪和艾拉说:“安琪,你带着艾拉出去熟悉一下环境,十一点开个简单的会议,大概五十分钟结束,大家都认识,介绍的就不用多说了,只需要重点介绍艾拉。会议的重点在app的使用上,还有刚才的部门分布情况。下午上班前,你将公司一线二线的艺人名单给我,以及她们最近的行程安排放我桌子上。”

    安琪有过一瞬间的不适应,她好搭档云舒让她有了些距离感。

    许是感受到她的局促,云舒机敏巧妙的化解这个距离感,她恢复以往的表情问安琪:“我刚才演的像不像霸道总裁?一会儿的会议能不能唬住他们?”

    安琪:“小舒,你又是演的啊?”

    她记得曾经的小舒就爱在谢总面前卖乖,装的委屈巴巴。

    云舒提醒,“你以后要叫我小云总,或者舒总。被别人听到你叫我小舒,我的威严就不存在了。”

    “是,小云总。小的记住了。”

    安琪拉着艾拉出门。

    门合上,云舒蹦跳去到老公的面前,“我刚才棒不棒?”

    他自然的丢开儿子,搂着妻子的腰肢,手放在她的腿面上,锢紧她,“棒,可是有一点不好。”

    “我知道,你是说我和安琪的关系。我是上级她是助理,她就应该听我的事么?”

    谢闵行挑眉,不否认也不承认。

    她哝语的说:“人和人相处,舒服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我和安琪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突然让她对我卑躬屈膝也不可能,我突然对她言令语塞也不现实。不如就和之前一样,她还是我的好伙伴,她辅助我,我主持江左,啧啧,这不是也是个好事情。”

    谢闵行:“你知道我让艾拉来干嘛的么?”

    “别闹老公,你让大名鼎鼎‘谢闵行’身边的首席特助来给我这个半路出家靠老公上位的女人当助理,用不起!再说,她来了到底是我听她的还是她听我的?要不得!”

    “谢闵行是你老公,他的东西都是你的,你用得起也要的起,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可以天经地义的霸占谢闵行的一切。”

    小妮子激动地捂嘴,她要钱可以么?好似丈夫的银行卡,都在他手里,奈何人太有钱,要银行卡也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