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趣阁 > 玄幻小说 > 茹萍 > 章节目录 第631章 鬼王之王

章节目录 第631章 鬼王之王

 热门推荐:
    冥界,灌愁海。

    焰女王一身红衣,站在三百六十阶白骨搭成的高台之上,冷冷地看着下边。

    罗浮寨的鬼王苏无昭正身背荆棘,一步一跪,步上高台。

    这鬼荆棘是能伤到他们的鬼身的,苏无昭的后背已经被荆棘上的毒刺扎破了一片,血肉模糊,不过,他不敢稍作整理。

    他不敢,大裂谷的十八鬼将,一夕之间尽数伏诛,神魂俱灭。

    他派出的一百零八员鬼雄,只逃回一个,不!准确地说,是被放回一个,命令他负荆乞降,否则,叫他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苏鬼王怕了,他修成冥界鬼王之身,本有万载寿元,他不想死。

    苏无昭终于跪到了最高一阶,根本不敢多看焰女王一眼,便跪到了她的面前。

    曾经,焰女王如人间女子一般,因为中了诅咒,每月流血七天,是苏无昭酒后常常戏讽的对象。

    但是现在,他却不敢抬头多看一眼,只看到面前一双洁净美丽的天足。

    焰女王咯咯一笑,道:“苏鬼王,我就料到你会来的,你可不是轻言生死之人呐。”

    贱人!也不知她得了什么奇遇,竟然鬼功大进,直追冥王。

    不过,为什么冥王对此袖手不理?就算冥王收拾不了她,不是还有北阴大魔王么?

    难不成……就是冥王看我等阳奉阴违,所以有意培植她来惩治我们?

    苏无昭心里想着,却陪笑道:“我冥界,实力称尊。焰女王一夕之间除大裂谷十八鬼将,只一战便杀光我麾下一百零七名鬼雄,苏无昭,甘拜下风,自当奉焰女王为尊。

    为表诚意,苏某不但负荆乞降,而且还带来了一件礼物,焰女王一定会喜欢的。还请焰女王恩准,让在下奉上礼物。”

    焰焰女王娇笑一声,道:“苏鬼王,看来你自大的很呐,知道咱们冥界出了一位欲征服八方鬼王的高手,居然懒得去查查人家的底细。直到如今,还以为,我就是那位鬼王之王?”

    苏无昭一愣,什么意思?焰焰女王不是自号鬼王之王的那个人?

    焰焰女王眉飞色舞地道:“我只是识大体、懂规矩,最早归顺了鬼王之王的人。你要献礼于鬼王之王?随我来吧,既然你已臣服,也理当前往拜见,认一认主人。”

    焰焰女王说罢,转身飘然而去。

    苏无昭错愕不已,连忙起身跟上。

    高阶之上,又有一处高台,由白骨垒建,肢骨支翘,森严可怖。

    两旁,有许多鬼卒、鬼雄、鬼将级的阴兵阴将持械肃立,气派森严。

    苏无昭随着焰女王飘上高台,赫然看见一张巨大的白骨王座,王座上,一人横卧,体态慵懒。

    人虽是横卧于白骨榻上,一手托着香腮,却是曲线婀娜,有山有水好风景,赫然又是一个女子,只不过,她是穿着白色丝袍的。

    人也白,衣也白,王座也白,只有黑发如瀑、点瞳如漆,唇瓣鲜妍,媚力惊人。

    苏无昭乍一看去就有些眼熟,却不敢多看,连忙垂下头去。

    七音染呵呵地娇笑起来:“哎哟哟,原来是我们的苏鬼王到了。聚魂关一别,多年未见了呢。”

    苏无昭愕然,这才抬头看了看,仔细一看,面前的娇媚白衣女子瞬间与记忆中那人的形象合一,苏无昭不禁惊叫起来:“白无常!你你你……你在这儿干什么?”

    焰焰女王脸色一厉,娇叱道:“放肆!这是我们的鬼王之王,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

    苏无昭吓了一跳,他认得七音染。

    七音染在地府任职十大鬼帅中的白无常一职时,两人曾经打过交道。

    七音染有地府神职,身份在他之上。不过,他占据罗浮寨,麾下一百零八名鬼雄,自成一方势力,对白无常虽然执礼尊敬,却也不卑不亢。

    想不到如今的鬼王之王,果然是地府神官,这是冥王陛下静极思动,在搞事情?

    焰焰女王解释道:“鬼王之王得黄泉之水认可,阴功大进,鬼修深厚,如今本领已不在冥王之下。冥界当再出一主,当有八方鬼王来投。你能审时度势,投效我王麾下,来日少不得你一个机缘,得授一方神职正位,还不跪谢我主!”

    苏无昭一头雾水,不过人家如今的实力却是摆在那儿的,忙战战兢兢跪叩道:“罗浮寨鬼王苏无昭,拜见我主七音!”

    七音染嘻嘻一笑,吊儿啷当地道:“行了,老相识了,这么大礼参拜的,搞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起来吧,本王是要做大事的,你肯效忠于本王,将来必有大大的机缘给你,到时候,你会感谢我的。”

    苏无昭见她并不刁难自己,暗暗松了口气,忙唯唯称是,站起身来。

    焰焰女王笑道:“我主,苏鬼王还备了厚礼,要献与您呢。”

    “哦?”七音染娥眉一扫,瞟向苏无昭。

    苏无昭有些讪然,硬着头皮吱吱唔唔地道:“我……属下本以为神功大成要一统诸鬼王的是焰焰女王,所以这礼物……”

    七音染道:“怎么,焰女王收得,我七音大王就收不得?”

    苏无昭慌忙道:“不不不,只是……只是这礼物,本是为焰女王所备,不知道合不合七音大王的心意。”

    七音染轻轻拍着大腿,懒洋洋地道:“取出来看看啊,你怎么就知道不合我心意?”

    苏无昭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小的铜樽,将上边的圆顶儿揭开,一只小东西立即从中跳到了地面,迎风便长,化作半人多高,竟是一只狒狒。

    七音染愕然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当宠物,也嫌太丑了吧?”

    她乜了焰鬼王一眼,揶揄道:“苏鬼王好像对你的审美有些误解啊焰焰。”

    焰女王气红了脸,叱问道:“苏无昭,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无昭赶紧解释道:“这不是一只狒狒,只是本体如今,他叫五通,本是色鬼深渊的精气所化。”

    七音染来了兴趣,翩然坐了起来,道:“哦?他有什么本事?”

    苏无昭一脸尴尬,道:“呃……,他虽非神仙,却可化形。化男则英俊风流,阳壮伟岸,妖捷劲健。化女则婉媚妖艳,身轻体柔,便百炼钢,也能让他化为绕指之柔。”

    七音染皱眉道:“别文诌诌的,我从小就在凤凰山上疯跑,书读得少,听不懂。”

    苏无昭讪讪地道:“呃……,就是说,他……他精通这世间最最叫人欲仙欲死的房中术,不管是化男侍奉女子,还是化女侍奉男子,都能叫主人得到世间至乐的享受。”

    焰焰女王万没想到苏无昭竟给她弄来这么个玩意儿,臊得她满脸通红。

    话说焰女王确实有几个宠爱的面首,有雄俊阳刚的,也有温柔潇洒的,她做鬼这么多年,也就这么点爱好罢了。

    只是如谁敢被苏无昭当众这么一说,显得她多淫荡似的,当真羞恼得恨不得一脚踹他个跟头。

    七音染一听,顿时没了兴趣,摆手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还是送给焰……咦?”

    七音染突然眼睛一亮,一下子坐正了身子,认真地看那狒狒。

    那狒狒鬼头鬼脑的,正在左顾右盼。

    七音染道:“这玩意儿,可懂人言?”

    那狒狒点点头,咧嘴一笑:“懂得,懂得。”

    七音染道:“你变个男人给我看看。”

    那狒狒翻了个筋头,双足再落地时,霍然变成了一个翩翩公子,剑眉星目、身材颀长,嘴角噙笑,笑若春风。

    七音染惊诧不已,道:“你再变个女人来看看。”

    那五通又是一个筋斗,再落地时,顿时化作一个美人儿,一身红裳,明眸皓齿,眉眼五官,与焰女王竟有六七分神似,只是身段三围,似乎比焰女王还要火辣三分,眉眼也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娇媚。

    七音染更加惊讶了,问道:“你精通些什么?”

    那红裳女子便微羞地娇声道:“五通没旁的本事,但只精通世间一切房中术,交合之中,可以叫人欲死欲死,享尽极乐。”

    “哈?我要学……不是!我有一位好姊妹,纯真无邪,虽有心爱之人,却不知如何才能得他怜爱。你有这样本事,哈哈哈,那就好得狠了,你就留在我身边吧,你把本领都教给我,我再传授于她。”

    焰鬼王和苏鬼王也乜视着七音染,一脸“我信你个鬼“的样子。

    七音染恼羞成怒:“本王确有一个好姊妹,只不过,你们哪有福气见她。所以,我才要先学了本事,再转授于她。怎么,你们不信吗?”

    苏无昭和焰鬼王连忙俯身道:“属下不敢!”

    七音染跳将起来,一把抽出哭丧棒:“什么叫你们不敢,是不敢不信么?”

    焰女王突然惊叫一声:“啊!我知道了,难不成是……冥后娘娘?”

    七音染呆了一呆,得嘞,天机不可泄露,那就让蒲儿帮吉祥承担一下吧。

    七音染遂点头道:“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再不许叫别人知道了。”

    “是是是!”

    焰女王和苏鬼王一副我终于成了心腹的感激样子。

    极北癸地,一座巨大无比的山。

    山高两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正是罗酆山。

    山势奇高,其状仿佛叠起的三本书,错落而上。

    但是,这是从极远处看,才能察觉到的。

    山基周长十万里,人在山中,渺如蝼蚁,又怎么可能看得出这座大山本来的面目。

    这里最高峰上,就是六天鬼神之宫,北阴酆都大魔王的宏伟宫殿。

    高有百丈的巨大青铜门轰然打开,一座庞大无比的宫殿显现出来。

    宫门之下,与这巨大的宫门相比,显得极小的冥王一身王者冠戴,肃然而入。

    巨大的青铜门在他身后轰然关闭,殿上高大如山的殿柱,左右各有十二根,在那殿宇的尽头,有一座巨大的青铜王座。

    随着宫门关闭,一根根巨大殿柱上的灯火依次点燃,有白骨龙魂绕柱而走,往复不息。

    冥王站定,却向着那王座长揖一礼,恭敬地道:“弟子茶蜗,见过师尊。”

    一个宏大的声音,自空荡荡的王座之上响起:“小蜗蜗啊,何事委决不下,要来打扰我的清修?”

    冥王忙道:“师尊恕罪,此事关系重大,弟子不敢擅专,故而前来请示师尊。”

    “嗯?”

    冥王便把七音染重回冥界,大肆收容各方鬼王势力的事情向北阴大帝禀报了一番。

    冥王一脸为难地道:“七音染是拙荆的恩人,已认作姐姐。弟子也不欲与她为难,她重归地府,也曾来见过弟子,说明她的打算,弟子也是允了的。可是……”

    冥王向巨大的王座苦笑道:“可是,她现在招揽的人手越来越多了,师尊吩咐过,要弟子管理好地府冥界,弟子担心她会闯出祸来,到时不好收拾,所以……”

    王座上,响起了淡淡的笑声:“管理一界,谈何容易。当今天帝,还不是哭求于道祖,通过封神大劫,招揽了三百六十五位正神,这才使天庭得以运转起来?饶是如此,天庭也有五方上帝,共同治理。冥界疆域,不在天界之下,无数年来,只有你一人维持,着实不易。”

    冥王的眼睛亮了起来:“师尊的意思是……?”

    王座上,那个淡淡的声音道:“天庭一直想要渗透我冥界,西方极乐天那两个老不休,更是死缠烂打,不要面皮。为师仔细想来,如果我地府也是如天庭一般,建制完全,神职完整,他们谁还敢打咱们的主意。”

    小冥王喜道:“所以,师父对七音姐姐的事,是乐见其成了?”

    王座上,那个声音道:“为师闭关,近来常感心绪不宁,恐天地将有大变,只是这三界已定,究竟因何要变,便连为师也不得其详。这七音染竟不知何故,得黄泉之力相助,拥有了不逊于你的本领,或许,她,就是那个变数,吾等可静观其变,不必干涉。”

    说着,那王座上金光一闪,似乎空间开裂,现出三样东西,缓缓飘向小冥王。

    却是书籍一部、令牌一枚、金印一枚。

    北阴大帝的声音道:“为师赐你《大魔黑律》一部,《酆都九泉令符》一枚,《纠察三界鬼神印》一颗,你好生研习这部道法,再有一符一印在手,则兵政两枚无人可夺,不管是有人塌了天,还是掀了地,也碍不到我九幽冥界。”

    小冥王欢喜不禁,连忙跪倒,双手高手,那部经书和一符一印,尽数落在他的掌中。

    小冥王叩首道:“谨遵师父法旨!”

    ps:求点赞、月票!